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生日愿望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生日愿望
  1.    我莫名其妙收到了一封信,这天晚上我回到宿舍,宿舍里没有人,我看到我的床铺前的桌上放了一封黄色的信。信封上「宁海亲启」四个字写得很庄重,让我奇怪起来,会不会是室友的恶作剧?我打开信封,打开被折起来的白色信纸,上面写着:  尊敬的宁海先生:     我是「天庭人间观察委员会」的监察员,下面的内容十分重要,请您认真审阅。出于某种不可告人的原因,近一个月来,委员会对您进行全方位的跟蹤检测,以下是您的检测结果。  基本信息:宁海,男,21岁,未婚,XX大学大二学生,就读于软件工程系。  检测报告:我们通过天眼系统检测到你的英雄联盟、绝地求生、王者荣耀等游戏软件日均使用时间超过十个小时,你连续1 个月睡觉时间晚于淩晨两点,且偶尔有通宵的情况;您在高等数学、线性代数、计算机组成原理等科目上未及格,同时,在您通过的C 语言程序设计、计算机导论等科目的考试中存在舞弊现象;与亲生母亲有不伦行为。  检测结论:鑒于以上数据,我们有理由判断,您沈溺虚拟世界不可自拔,不学无术,未来成长为对社会有价值的人的可能性为零,甚至会因为与亲生母亲的特殊关系而对社会的价值观产生负面沖击,伤害到您的亲人,甚至可能导致您的父亲自杀。  所以很遗憾地通知您,我们将会在您的生日的那天对您的灵魂进行回收,作为一点补偿,我们将会为您实现一个生日愿望,您只需在这张信纸上写下即可,不过您务必考虑的是,这里是有前提的,许愿的机会只有一次,且这个愿望不得对它会影响到的人们造成伤害。  另外任何试图告诉他人此信存在的行为都将被提前执行回收。             天庭人间观察委员会  我惊了,「与亲生母亲存在不伦行为」这几个字就像一根针扎在我心里。这是谁写得?是谁?!还有回收我灵魂,意思是要杀了我?我不相信真有什麽「天庭人间观察委员会」,我将信纸连带着信封撕得粉碎,一股脑扔到了垃圾桶里。  说起生日,我和妈妈是同一天,都在下个月10号。该给妈妈準备生日礼物了呢。又想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尽力想把信的事忘掉。  这时我突然接到姐姐的电话,姐姐在电话里说:「海海,快回来,爸爸出事了。」  我当晚收拾好行李,买了一张火车票,从大学所在的杭州连夜赶回了老家。回到家的时候,爸爸已经摆上了灵堂。妈妈坐在一旁,哭成了个泪人。  我走到水晶棺前,无论我现在的心情是多麽複杂,但我眼泪是真实的,爸爸对我很好,很爱我,从小到大,我有任何要求,爸爸都会满足我。现在的爸爸脸被一块麻布遮住,再也没有了生气。我还在路上的时候听亲戚说,爸爸是喝醉了酒被车撞死的,当场就不行了。但我有记忆起,他从不喝酒。我不知道是不是他们搞错了。  我在妈妈旁边坐下,想抱住妈妈的时候,妈妈一头扑倒我怀里,哭得更兇了。  爸爸三天的葬礼上,我一直低着头,害怕有人看穿我。因为我除了悲痛之外,居然还感到一丝幸运,这让我很羞愧,这一切都因为我藏了一个秘密,我和妈妈从我高中开始就有不伦的关系。这个秘密虽然被那封信拆穿了,但是它也错了,我父亲没有因为我自杀。  虽然从我爱上妈妈那天起,我就对父亲怀有愧疚,但也正因此,现在的我反而感到一种释然,我和妈妈最大的心理负担没有了。  这份複杂的心情伴随这我度过了爸爸的葬礼。  这几天葬礼由我大伯一手操办,我和妈妈的交流并不多,因为那层关系的存在,我们反而变生疏了。  每次看到妈妈瘦弱的身影,对于我来说都是最扎眼的存在,妈妈整个人瘦了至少有十斤,妈妈本身就是纤瘦苗条的身材,这下看起来有骨感了。妈妈是农村出身,家里条件不好,小时候营养跟不上,被家里人叫做小不点。很晚妈妈才发育,突然长的个子,现在有1 米6 出头,在南方女性里算中等了。  从小被人叫做小不点的妈妈,弱小的身躯有着令人侧目的执着和毅力,前半生,妈妈用这份力量考上了大学,改变了人生,走了一条与大姨和舅舅完全不同的道路。后半生,妈妈耗尽她的心血来操持这个家。她不与人争斗,也不巴结领导,即使做了18年医生仍然评不上任何职称也没有怨言。妈妈会準时地做好家里每一顿饭,每天都会把家里打扫一遍,把我和爸爸的衣物整理的整整齐齐;不仅如此,逢年过节,同亲戚长辈的人情往来也都是妈妈一手操办。勤劳善良,为人低调是邻里们对妈妈的一致评价,中国女人传统美德的光辉在妈妈身上绽放。  我发誓一定要承担起爸爸做为丈夫的那份责任,照顾好妈妈,让妈妈幸福。因为我深信,在这一代女生里,我再也找不到能具有妈妈这样品格的女生了。  我只请到了三天假,连上周末,一共呆了五天,本来我不想回去,去他妈的上课。但顶不住妈妈和姐姐的催促,尤其是妈妈,她一旦认定了,倔脾气一上来就没人能说服。我万般无奈只能买了票。  回校前一天晚上,姐姐回婆家那里看望孩子,拿些衣服和日用品,晚会再回来,听说之后会陪妈妈住一段时间,现在家里暂时只剩下我和妈妈。妈妈在厨房做饭的时候,看着妈妈的背影,我忍不住上前张开双臂环住了妈妈的肩。  妈妈身子震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轻声说:「海海,放开我吧。」  我说:「不。我不会放开妈妈你的。」  妈妈声音很细,三天的葬礼似乎带走了她所有的力气,她几乎是乞求地说:「先放开我好吗?」  妈妈从来没有这样对我说过话,她的眼睛里眼泪在打转,我缓缓收回了手,不知道该说什麽好。  妈妈又轻轻地说「你等我一会,菜马上就做好了。」  我艰难地回複了一个「好」字,走出了厨房。  妈妈把菜端上来后,拉着我来到火盆前,给爸爸烧纸,妈妈忽然开口说:「海海,回去后好好读书知道吗?」  「好。」我应了一声,看着火盆里的燃烧着的纸钱,我沈默了一会,问:「妈,就让我多呆两天吧。」  「不行。」妈妈一口回绝,声音虽小,但那不容置疑的态度令我不敢去看妈妈的眼睛。  一顿饭吃下来,妈妈一直问我学校的事,妈妈问一句我答一句,这种气氛让我非常痛苦。  好不容易吃完,我陪着妈妈整理爸爸留下来的遗物,触景生情,妈妈几次落泪,我好说歹说拉着妈妈离开房间,坐了一会,妈妈说「累了」便要去睡觉,并嘱咐我明天早上记得叫他,她要去火车站送他。  这是妈妈的第一次这麽说,以前从来都是我不怕第二天起不来让妈妈叫我的,这个身份上的转变更让我意识到我身上的责任。  姐姐很晚才回来,我正在手机上无聊玩着手游,我随口问她:「怎麽不带我乖外甥一起回来。」  姐姐插着腰说:「家里都乱成这样了,我哪还有功夫照顾那个小祖宗。」说着姐姐坐到身边,说:「爸爸妈妈就管我管的严,你看你现在都快玩游戏玩废了。」语气里不乏抱怨和对我的不满。  我低头不语。  「你呀,别就记得玩游戏,跟姐说说在学校找女朋友了吗?」  我回答说:「没有。」  姐姐忽然黯淡的说:「爸爸不在了,今后家里就靠咱姐弟俩了,你也别成天就记得玩了。」  提到了爸爸,我下意识收起了手机,点了点头。  姐姐突然抱住了我,「你也不用太担心,家里还有我和你姐夫呢,你就专心读好大学。」  姐姐柔软的胸挤在我手臂上,现在正是天气凉快的时候,只隔了一件衣服,我能清楚感受到姐姐文胸坚硬的质地。让我一时有些尴尬,为了缓解气氛,我抱怨了一句:「姐,我都多大的人了,不是小孩子了,我都懂的。」  姐姐说:「那就好。姐姐这几天累死了,先睡觉了,你也早点睡吧。」起身便走向卫生间洗漱去了。  看着姐姐的背影,那隆起的臀峰让我一时想入非非。姐姐和妈妈不同,她出生的时候,家里的条件已经算的上小康了,吃好喝好,发育一直不错,现在的身材非常好,自从生了孩子后,就变得越发丰满了,胸大了至少一个罩杯,屁股大了一圈,前凸后翘,人却没见真的怎麽胖,肉都长到两个该长的地方去了。  我拍了拍自己的头,这都想到哪去了。等姐姐回房睡觉后,我也没心情继续玩游戏了,洗漱完就準备睡觉,但看着隔壁妈妈的房间,鬼使神差的,我小心地打开了妈妈的房门。  我转身轻轻地关上房门,摸黑摸到了妈妈的床上,生怕吵醒妈妈的我却听到了妈妈的抽泣声。  妈妈一直没睡!  我自作主张地鉆进了被窝,从背后搂住了妈妈,妈妈这次没有挣扎。我不知道该怎麽安慰妈妈,也担心我任何更过分的行为会适得其反,便就这麽搂着妈妈不动。  她抽泣的声音渐渐停了下来。  我决定跟妈妈聊些有的没的,我问:「妈,你以前考大学的时候,外婆和大姨那个时候是不是都特别不支持你?」  妈妈说:「她们不相信我考的上。」  「为什麽?妈妈你的成绩不是一直很好吗?」  妈妈回答说:「我小的时候摔断过腿,后来……」  我马上打断妈妈:「妈,这事从来没听你说过。」  「这又不是什麽光彩的事,你舅舅怂恿我去骑牛,我从牛背上摔下来把腿折了。」  「他不是你亲哥哥吧。」我小声嘀咕。  妈妈想起了往事,说「学校离村子远,我拄着拐杖也走不了那麽远,就干脆休了学,没想到一休就是四年。那个时候你舅舅要上职校,家里没钱再供我上学。」  「啊?」  妈妈继续向我诉说:「我那时初中还没读完,等家里有钱了,我已经到了上高中的年纪,要读也只能重头上初中。」  我能想到那样的场景,妈妈就像一个留了四年的留级生一样,那麽她在班上会有遭到如何异样的眼光。我单想想就不寒而栗,如果换做是我,可能根本就不想再去上那个学。  妈妈说,「没人相信我能读出个名堂来,但我认定了的事没有人能说动我。你外婆没办法,只有送我去读书,我只读了一年初三,后来中考考了全县第一,如愿上了高中。」  「妈,你真厉害。」  「你不知道妈有多用功。哪像你成天就知道玩,遗传了你舅舅,读书不中用。」  我微笑着搂紧了妈妈,妈妈颤抖了一下,说:「海海,回学校好好找个女朋友吧。」  我整个身子都僵住了,我们都沈默起来。  过了一会,我松开了妈妈,起身下了床离开了房间。妈妈的话让我伤心,我的心里一直有个槛,我至今无法确认妈妈到底是因为喜欢我,还只是为了满足我对她的肉欲。  第二天,我没有叫起妈妈,我甚至故意早起了一个小时,早早离开了家,如果离别注定要说些伤人的话,那我宁愿独自一个人离开。  回到学校的时候,宿舍没有人,应该是都上课去了。我把装有行李的背包放到床上,转身準备坐下那一刻,前面桌上的黄色信封让我整个人汗毛竖起,尤其是上面那朱红色的「宁海亲启」四个大字,就像一道催命符。一定是恶作剧!我颤抖地打开信封,打开折起的信纸,上面在原来的基础上多了一行字,「您的愤怒让我认识到您仍有可改变的余地。」  这是什麽意思?我一方面真的害怕了,但另一方面我非常的不服,这次我从室友的床头找来打火机,将它点燃。  然后我对它说:「我确实準备改变自己,但那不是因为你的威胁,我是为了我妈。」  我把这封信完全烧成了灰烬,然后拿着装着这堆灰烬的烟灰缸,来到厕所,将它们倒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我从我的抽屉里找来今天要上的课,去了教学楼。  一天下来,我没有缺席一堂课,凭着一股气硬着头皮认真从头到尾听完老师讲授的内容。  晚上,我给妈妈发微信:「妈,我会认真的学习的。」  妈妈回複我:「妈妈很开心。」  然后我又皮了一下,「妈,认真学习就不会找女朋友了。」  妈妈一时没回複,我正想妈妈会怎麽回複我,却见妈妈回了简单的几个字:「知道了,早点睡吧。」  我随手甩掉手机,早点睡是吧,我赌气似地马上躺倒床上,被子一盖,就睡了起来。  在床上我辗转难眠,我反思我和妈妈的关系,难道我真要就这麽算了吗?不,我爱着妈妈,这份爱我绝不可能放弃。而且,我心里是这麽认为的,妈妈也是爱我的,是男女之间的爱,即使不多,那也绝对是有的!  第二天起床,我逼着自己继续学习,到了晚上,从来不去教室自习的我,硬是抱着一本高等数学下,就沖到了教室自习。至少我认清了一件事,一直玩游戏我是真的会废的,等毕业了我要拿什麽去照顾妈妈?凭什麽去给妈妈幸福?  一连几天下来,我拒绝了所有的游戏开黑邀请,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教室和书本度过,每到晚上,我都会给妈妈发一条微信,为了证明我在学习,我幼稚地去拍些照片发给妈妈,妈妈却一直只是简单地回複:「早点睡吧。」  一周下来,我几乎快要疯了,如果妈妈不喜欢我了,决定跟我一刀两断,恢複正常的母子关系,那我现在做这些又还有什麽意义?我绝望地想撕掉书本发泄,姐姐一条微信让我几乎跳了起来,「妈妈说想去杭州看看你。」  「真的吗?!」我手几乎握不住手机。  「当然是真的,妈妈周五就过来,带妈妈好好散散心。」  我太激动了,不敢相信地又问:「妈妈一个人?」  「是的,我太忙了,没空陪妈妈。等过两周五一,我再带妈妈去张家界散心。到时候你来不来?」  「来来来!」  打完字后,颤抖的手再也把持不住,手机「啪」地一声掉到了地上,我兴奋地叫了出来,自习室所有人都转过来看着我,我连忙说:「对不起。」  我捡起手机,收拾了一下背着书包就跑到了一个人少的树林,坐在长椅上给妈妈打了一通电话,接通那一刻我直接就问:「妈妈你周五要来杭州吗?」  妈妈问我:「你姐姐跟你说的吗?」  「是的」  「其实我一直想去你上学的地方看看,去年你入学的时候我没跟着你一起,想起来真是个遗憾呢。」  「什麽遗憾不遗憾的,妈妈,你知道吗,我真的太高兴了。」  「海海你开始认真学习了妈妈也很开心,早点睡吧。」  我连忙说:「妈,再陪我说些话吧。」  妈妈沈默起来,至少没挂断,我于是说:「好吧,我就说一句话,说完就去睡觉。」  我忐忑地等妈妈回应,过了一会,妈妈才很小心地说:「你说……吧。」  我说:「妈,我一定会成为能够给你幸福的人的。」  那边又是一阵沈默,我说:「妈,那我去睡了。」挂了电话,我仰望头顶的夜空,爸爸的死让我和妈妈之间产生了隔阂,我知道这让妈妈再次接受我一定非常不容易吧。  看得出来妈妈已经在努力了,我也不能停下我的脚步。  离周五只有三天了,这三天对于我来说显得格外漫长,不但如此,晚上我根本睡不着!  在床上一呆久,听到室友疯狂按键盘和敲击鼠标的声音,我的心就痒痒的。  上铺的哥们下来问我:「无限火力模式开放了,你来不来?」  我见没事,就说来,打开电脑发现英雄联盟,不知道为什麽更新有点卡,等待更新这段时间,我突然警醒过来,这个东西真碰不得!  我对他们说:「我不来了!」  「搞毛啊!说鸽就鸽?」  我不得不随口找了个借口:「我有点事。」  「什麽事?」他们不依不饶。  这时云盘的广告弹了出来,我连忙说:「我姐让我上传个视频,晚了来不及了!」  「什麽视频这麽急?」  「我说,我姐吃饭的家伙,不急不行啊。」  他们也没再追问,估计也是看清我就是瞎鸡巴找借口了。追问下去大家尴尬。  我顺手打开云盘,姐姐是一名高中老师,除了会往云盘里存一些教学视频和PPT 资料之类的。她还是一个美剧迷,经常从云盘下载一些美剧。  之前她用我的电脑登过一次云盘,我这里至今还存有她的登录状态。  反正睡不着,看看姐姐云盘里新来了什麽美剧吧。  但打开后,一个叫爱爱视频的文件夹瞬间吸引了我,我点了进去,存了三个我姐姐的名字宁薇带着123 编号的视频放在里面,我惊了,这个文件夹它的就像生怕别人不知道里面的东西带黄色的一样。至少我存AV还会给文件夹取个名字叫学习资料呢。  看上传日期,最早的一个是上个月一号,最近的一个就在我爸爸去世前一天,我拉上床帘,戴上耳机,忐忑地打开了视频,视频一开始就是姐姐裸体躺在床上面对着镜头,一双美腿张开到了最大,上身一片白花花的美肉上一对巨乳剧烈的摇晃。  视频像是男人手持拍摄的,男人的下体在姐姐的小穴做着疯狂地活塞运动,姐姐整个人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在剧烈的沖击下,头不停地在左右摆动,双手也不停地在试着想抓住男人的手,但每次尝试都会被男人猛烈的的沖击打断。  「喔……嗯……」姐姐的呻吟声从耳机里传来,几乎要穿透我的耳膜。  「不行了……不行了……」姐姐突然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男人这个时候也停了下来。  视频到这就结束了。  还真他妈是爱爱视频!  我马上点开下一个,这个视频姐姐是跪趴着的,视频开始就是男人在后面扶着姐姐的腰猛烈抽插,姐姐痛苦地喊了一声,「老公,慢点,我真的不行了!」  我脑海里马上浮现出姐夫的形象,姐夫也是一个教师,平时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一个手抓不住鸡的形象,没想到在床上居然这麽猛。  「嗯……嗯……」姐姐的手背着伸过来抓住姐夫的手,「求你了……嗯……」  姐夫并没有因为姐姐的求饶而放过姐姐,硬是把姐姐操趴在了床上,射了姐姐一身。我不得不承认,有点猛。  我又打开第三个,还是趴着的姿势,但这次是趴在了客厅的沙发上,这沙发我认识,是在姐姐家里没错。视频里姐姐的衣服都没有脱掉,而是直接把裙子掀了起来,内裤拨到了一边,直接操。  姐姐,你这跟姐夫也玩得太开了吧。沙发脏了不难洗麽?  不过也是,人家在家里想怎麽玩怎麽玩。  而我的下体已经硬得要爆炸了一样,我马上关了视频,现在可不是撸的时候。  我强迫自己睡觉,都不敢去想姐姐爱爱视频的画面。  但周五前一天晚上,因为第二天妈妈就要来了,我实在睡不着,就还是登上了姐姐的云盘,想看之前没看完那个视频。但我发现新更新了一个视频,宁薇4.这?姐姐和姐夫这是要在云盘上学抖音记录「美好生活」?  我打开了视频,但我马上惊得差点咬了舌头。  这次视频不再是手持摄影,摄像机被摆在了一旁,将做爱的两个人完全拍了下来,而视频的男主角却不是姐夫。  他穿的一件蓝白校服,裤子脱到了膝盖那里,从背后插入了姐姐,而姐姐和上次一样,衣服穿得整整齐齐,裙子撩起,内裤被拨开到一边,只是换了个地点,姐姐的双手扶在书桌上,将丰满的美臀翘得高高的。后面的大男孩抡圆了大屌,狠狠地插入了姐姐,姐姐「啊」地一声就叫了出来,然后紧紧地捂住了嘴。  大男孩说话了:「宁老师,小声点,郭老师还在外面呢。」  我按下了暂停键,要平複一下心情。这个视频信息量有点大。  这个男生我认识,寒假回家的时候见过,那个时候姐姐在给他做家教,叫做周子豪,听说家里很有钱,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但成绩不怎麽样,于是找到姐姐寒假给他补习,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我再次点开了视频,周子豪慢慢一边揉着姐姐的胸,一边继续挺动着下身,没几下姐姐就不行了,整个人就趴在了桌上了,所有的视频周子豪的下体没有完整出镜过,我就不懂了,真有那麽牛逼吗?  看着亲生姐姐被这样对待,我气不打一处来。关掉了视频后,我想我该怎麽办啊。  这视频要是被姐夫看到,姐姐的家庭不就没了吗?  姐姐你真是,哎……  我不知道该怎麽评价姐姐的这个行为,我外甥才三岁。但她终究是我姐姐,就算姐姐真的错了,未来真要跟姐夫闹离婚,我也会站姐姐这边。  被这个事一弄,怀揣着这麽大个秘密,第二天晚上我去火车站接妈妈都不兴奋了,我接到妈妈后,先带妈妈去姐姐订好的酒店,然后就领着妈妈来到我的学校,虽然是所不起眼的三本院校,但杭州的环境得天独厚,我带着妈妈逛了一整圈,但当妈妈提出去我宿舍看看的要求,我直接找理由拒绝了。  这天晚上我很克制,没做任何过分的举动,送妈妈回酒店后,我也识趣的自己回了宿舍。  这可怎麽办?该不该告诉妈妈?我决定暂时不说,妈妈好不容易来这玩,我这麽做简直就是情商低下。  我决定暂时放下姐姐的事,第二天老早就去了妈妈的酒店,妈妈今天穿了一条过膝的裙子,样式很普通,妈妈一直是这样朴素的风格。  第一个去的地方是西湖,这个地方虽然我来过两三次了,但前一天晚上我还是特意收集了一些关于西湖的资料,将它们背的滚瓜烂熟。虽然有点做作,流于表面,但我这麽做都只是为了向妈妈证明,我变了。  我们才到西湖,刚上断桥,我的努力就派上了用场,妈妈问:「这个地方为什麽叫断桥啊?」  旁边一个大叔可能是看到妈妈漂亮,听到后就说:「妹子,这西湖下雪的时候,桥的两头会积满了雪,但桥中间却一粒都没有,看起来就像从中间断开了一样。」  「妈,你别听他瞎说,这都是吹的。」我站了出来,指向前面说:「妈,其实是这样的,那是白堤,你看它修到前面那里就没了,所以这个断指的不是桥是而是指白堤。」  「哦。这样啊。」妈妈选择相信我。  大树嘟哝了了几句什麽我没听清,看起来像是自讨没趣的走了。  周末来西湖的游客特别多,我带着妈妈沿着苏堤一路走,几次我想去拉妈妈的手,都被妈妈不留痕迹地躲开了。  我有些失望,但并不在意,我们一路走到孤山公园,我说:「妈,人们觉得孤山太美了,美到没朋友,于是取了个『孤』字,你觉得它美不?」  「还行吧。」妈妈惊讶于我的表现,于是走在公园里面逮住什麽问什麽:「林凈因纪念碑的林凈因是谁?」  「元朝一个卖馒头的,后来卖到日本去了。」  「秋瑾墓的秋瑾是谁?」  我额头流汗,快速回想昨天背的内容,好不容易才想起,说:「民国的一个女权运动者。」  妈妈看着我笑了笑,也不知道是看穿了我。  苏堤全长2.4 公里,我们一路走下来都有点精疲力竭,休息了一阵,拍了一些照片后,我们上了雷峰塔。  雷峰塔里其实并没有什麽可看的,我们一路走到了最顶层,妈妈很失望,说:「这塔里可没什麽东西,门票还没那麽贵。」  我知道妈妈一直很节俭,这雷峰塔一定让她心疼了。  我对妈妈说:「塔里有价值的东西确实都被拿走了,剩下的都是赝品,但有两个东西一定是真的。」  妈妈好奇的问我:「是什麽?」  我趁妈妈不注意一把拉住她的手,不等她挣脱,拉着妈妈背依着栏桿,拿出手机,「那就是我们了。」  还有什麽比人和他们的感情更真实呢?  我故意贴的妈妈很近,闻着妈妈身上的香味。妈妈有点无措,眼睛直到按下快门的最后一刻才看向镜头。  背后湖光山色,美的令人动容。  下了雷峰塔,我们坐在长椅上休息时,我回看这张自拍,略微打扮过化了淡妆的妈妈像珍珠一样闪闪发光,而我很快注意到,妈妈的瓜子脸上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红晕,这个发现让我从长椅上跳了起来。我就说,妈妈一定是爱我的。  吓了妈妈一大跳,张大着眼睛问我:「什麽事这麽高兴呢?」  我看着妈妈的俏脸说不出的开心。  游完雷峰塔已经到了晚上,我们吃过晚饭后,本来西湖还有一处三潭印月,但我们实在走不动了,要不是妈妈舍不得,其实我们骑自行车游西湖是最合适的。  晚上回到酒店,妈妈用房卡準备刷开门锁的时候,我在后面忽然问:「妈,我今天晚上可以留下来吗?」  妈妈没有回头,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只看到她点了点头。  我们一同进了房间,我拉着妈妈的手坐到了床上,妈妈跟我对视一眼,猛地把手抽了回来,慌张地说:「我要去洗个澡。」  看着妈妈近乎逃走的模样,我无奈叹气,自从爸爸死后,我们的关系完全变了样。我有点束手无策。  妈妈洗完澡后换了一身灰色睡衣,这身睡衣下身是裙装,但裙摆很长。不过它并不是很宽松,胸前的隆起很明显,而我注意到妈妈似乎并没有戴胸罩,它们有些微微的下垂,而胸前隐隐的有凸起。妈妈还和以前一样,睡觉是不穿文胸的,至少没有防备我。  我于是叫了声:「妈。」  妈妈在卫生间吹着头发,下意识转身看向我,「怎麽了?」  我说:「我们明天早点起床去灵隐寺吧。」  妈妈应了一声:「好。」  妈妈吹完头发,直接上了床,说:「儿子,你也快去洗澡吧,妈有点累了,先睡觉了。」  可没那麽容易让你妈妈跑掉呢,我洗完澡后,装模作样的关了灯,回到自己的床上躺下,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妈妈像是睡着了一样。  但我知道她绝对没睡着了,我轻手轻脚地下了床,鉆进了她的被窝。  妈妈叫了一声:「你这孩子怎麽……」  我捂住了妈妈的嘴,「高中的时候我不也是这麽鉆进妈妈的床吗?」  妈妈轻轻挪开了我的手,说:「可是……」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我知道她想说什麽,无非是我们是母子,我们是不可能的之类的。  我说:「妈,没有可是,不要再说那些一直说来说去的话了好吗?」  妈妈点了点头。  我笑着吻上了妈妈的额头,妈妈闭上了眼睛,但没有回避。  我的手向下一路抚摸,隔着睡衣摸到了妈妈的美乳,妈妈和姐姐不一样,因为小时候营养不良的缘故,胸并没有很大,但基因摆在那,对于妈妈整个瘦弱的身材来说,一对美乳平时造成的视觉效果来说已经很可观了。更何况,正是因为小时候的艰难经历才造就了现在可人的妈妈,我爱的不是妈妈的身体。  我一只手堪堪握住妈妈的美乳,我轻轻地捏了一下,妈妈受到刺激「嗯」了一声。看着妈妈闭着眼睛娇羞的表情,我的下体瞬间竖了起来,存了不知道的多久存货就要在今天释放了!  我凑上去吻妈妈,我和妈妈都不懂什麽技巧,更不用说要妈妈来回应我了,舔舐了一会妈妈的嘴唇,我转而去吻妈妈的脖子,手也没閑着,一路向下,撩起了妈妈睡衣的裙摆。  妈妈说:「等会,让我脱掉。」  我说:「别。」我脑海里忽然浮现姐姐衣衫完整被操弄的那种刺激感。  妈妈仍然试图去脱衣服,但当我的手摸到她的下体的时候,她被迫停了下来,用手捂住了嘴吧。  我脱掉了裤子,跪到了妈妈的两腿间,妈妈说:「戴上套。」  差点忘了,还好酒店就有,我取了一个过来戴上后再来到妈妈两腿间,握着硬邦邦的下体刺了进去。  妈妈捂住了嘴,只发出了一声闷响,我趴到了妈妈身上,掰开了妈妈的手,一边操弄着妈妈,一边吻着妈妈,我喜欢这样,下体的结合是我们的肉体的交流,嘴唇的交融是我们的灵魂的汇合,当灵与肉同时得到满足时,我觉得世上再也没有比我幸福的人了。  保持这个了一阵这个姿势后,我脑海里忽然想起视频里姐姐的姿势,我离开了妈妈的身体,将下体抽了出来,对妈妈说,「翻过来好吗?」  妈妈有些迷糊的随着我的摆弄翻了个身,但当她意识到自己跪着将屁股对準我的时候,连忙挣扎着翻了回来,喘着气说:「不要……不要想那些羞人的东西,妈不会接受的。」、我有些失望,但人要知道满足。而且我看到妈妈脸上慢慢从情欲变成执着坚毅的表情时,我吓坏了,我生怕妈妈生气了不肯和我继续做了,连忙回到了原来的姿势,好在妈妈并没有反抗,我如愿重新刺了进去,直到射了出来。  完事后,妈妈躺在我怀里,说:「海海,妈妈只有你了。」  这话让我心里一咯噔,难道妈妈知道姐姐的事了。很快妈妈又说:「你姐姐已经嫁出去了,将来……」  我第一反应是还好妈妈还不知道,想想也是,我妈要是知道哪还有心情来杭州玩。  我又听到妈妈继续说:「将来你也会娶妻生子……算了,我不说这个,只是,你知道,妈妈陪不了你多少年的。」  我说:「妈,你就别成天想这些有的没的好吗?」  「好。」  不知道哪里来了一股柔情,我鼓足勇气说:「妈,如果你觉得跟我这样是一种痛苦的话,我以后一定乖乖做个听话的儿子。」  妈妈沈默了,她叹了口气,她言语上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在我怀里抱的我更紧了。  我也抱紧了妈妈,妈妈这一代的人,并不像现在的我们那样,能把爱不爱的轻易地挂在嘴边,妈妈会羞于表达自己的真切地感情,何况她还有妈妈这个身份的桎梏,能到现在这个地步,不是已经很好了吗?  第二天我们并没有如愿早起,或者说是我没有早起,我一直睡到10点才醒,妈妈说:「你终于醒了啊。去洗漱一下吧,来把早餐吃了。」  我看到妈妈买了一些小笼包和粥放在桌上,主要是妈妈今天看我的表情与昨天已经不一样了。我高兴地洗完漱,吃过早餐,带着妈妈去灵隐寺玩了一圈,灵隐寺的风景真的很美,我和妈妈拍了留下了无数的风景,很多时候,我也如愿牵上了妈妈的手。  快乐的时间总是很短暂,晚上就是妈妈要离开的时候了,送妈妈一路来到火车站,离别之时,我突然想到姐姐的事,我在想要不要对妈妈说,最后想了半天,还是决定不说了吧。说不定姐姐会迷途知返。这样又何必令妈妈烦恼呢。  送别妈妈的时候,我突袭一样的亲了妈妈一下,吓得妈妈红透了脸,急匆匆地就过了安检,生怕别人异样的目光。  这个愉快地周末就这麽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