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朋友趁我不在的时候 1-4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朋友趁我不在的时候 1-4
朋友趁我不在的时候-***********************************      (1)  永远不要做超出自己常规或别人常规的事,或打乱常规的时间,否则你会见到你不想看到的画面,比如……  冰冷刺骨的风吹得我迷迷糊糊的,冻得我的手都没知觉了,算了回家,本来中午跟妈说下午去和朋友打球,5:00左右回来吃饭,刚打到2:30就起风了,冻得打不成了就闪人一把!  刚打开门我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大对劲,天气冷,可是爲什麽把窗帘全都拉上了,而且门口多了双皮鞋。我轻轻地关上门,我蹑手蹑脚地走到爸妈卧室旁边,因爲只有这个卧室的门关着,而且没关严还有个缝隙,「嗯」一声轻声的呻吟更让我不敢出声,是妈妈?爸爸去上班了,这会是谁呢?  我出奇地没有声张而是去趴在门缝看。却看到了我最不想看到的画面,A片我看过不少,但是这次是真人版。A片里女主角皮肤雪白,娇巧可爱,臀挺,乳大,我发现我妈比之起来有过之而无不及。37岁却有27、8岁的身体,皮肤雪白。  正是由于妈妈穿的是平时的保守的居家套装我才一眼就认出来了,爸妈的卧室不算大,充足的光线让我对眼前的2米的一切看得清楚无比。  黑白相间的衬衣,黑色的及膝裙子,白色的丝袜,银色的高跟鞋,丝袜平时我都没见妈怎麽穿过啊。  妈妈正趴在一个脱光了的人腿间,男人半躺在床边双腿分开,妈妈正埋头上下吞吐着,下身跪坐似地趴着,坚挺的臀部把黑色裙子高高沖我(门这边)撑起来,一手按着床沿,一手扶过一丝俏皮的秀发别到耳间,好大一根JJ啊,足有19CM又粗又黑,妈妈费力地吞吐着,由于是背对着我这边的缘故,所以我只能看到,妈妈一扭一扭的臀部。  我吃惊地说不出话来,我应该去阻止,但是我的脚却让我驻足观看,我屏住呼吸看下去。  妈妈嘴里被塞得满满的,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呜声,突然,妈妈加快了节奏,那男人也剧烈地喘息着,猛的一停,男人坐起来,双手环过妈妈的头死命地按下去,妈妈呜呜地叫了几下,就任由他了。  停了大概20秒,男人长呼一口气又躺了下去,妈妈跪坐起来,连忙咳嗽了几下,然后朝旁边事先準备好的卫生纸上吐出浓浓的乳白色精液。  阿姨很舒服的啊,那男人说,正是由于这一句话我知道了他是谁,一直都是妈妈挡住了视线,我只能看到那根大JJ和腿,现在听声音我就知道了,操,竟然是我高一开始到现在高二还同班的朋友小F。  记得刚高一时,有天小F第一次到我家来时是夏天,那天我妈穿的是下身紧身的热裤黑色,上身白色衬衣。高挑的身材撑得衣服紧绷绷的,使妈妈的身材一览无余,小F指着妈妈说是你姐吧?我说是我妈,小F惊讶的表情说不会吧,妈妈听到了咯咯地笑了笑着过来摸小F的头,说会啊,我就是他妈。  我看到小F看着我妈近在咫尺呼之欲出的乳房,出奇地夸道阿姨你的身材真好。我瞥到妈妈看小F的眼神,脸红扑扑的了,我妈和我们那时差不多高160现在我们都长到168了。  他们是什麽时候开始的呢?其实小F家离我们家不远,我想,我也知道了爲什麽每次我出去长时间打球时F总会有那麽一些借口。  我心中似乎滋生了一种BT的萌芽。  从去年到现在都一年了,他们是怎麽开始的呢?我无从知晓,我知道现在被人口交的是我的朋友小F,帮他口交的是我妈……  现在3:30我打球到5:00才回来,爸爸去上班晚饭一般不在家,不可能这麽快结束。我继续看下去……  和我意料的一样,现在换你了吧阿姨,小F边说边搂过妈妈躺到床上,妈妈脸色绯红地闭眼嗯了一声,双手张开,任由小F动作,衣服像秋风扫落叶一样飘散到各处,小F随手脱下就乱丢一气,看来着急得不轻吧,妈妈一只小手握住已经重振雄风的巨棒套弄,躺在那里,雪白的胴体晃得我眼有点花。  小F随手剥下妈妈的最后一丝束缚,蕾丝的内裤,随手一抛,竟然落在身后门前也就是我的面前。看着白色的蕾丝内裤,我不记得妈什麽时候洗衣服有这种内裤,其实我也是有点恋母的只是没那麽疯狂,现在的场景对我的沖击最大。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矛盾地伸手从门缝里拿出内裤,中间湿湿的,拿到鼻子边,骚骚的鹹鹹的气味。继续朝里面望去。  妈妈已经一丝不挂了,不!还有两只淫蕩银色高跟鞋穿在妈妈脚上,看起来反而更加淫蕩。  妈妈双腿分开,任由小F的手在腿间游蕩,从这刻开始不再甯静了。  妈妈原来这麽敏感啊,令人面红耳赤的呻吟一声接一声传了出来。  终于开始正戏了,妈妈像狗一样爬在那里,双手反后被小F拉住,正好面朝我这边,妈妈的表情就在我前面1米的地方啊。  妈妈紧咬嘴唇,大口的喘息声,眼睛紧闭,似痛苦似享受,「嗯!啊!」妈妈丝毫不顾及会被邻居听到,小F放下妈妈的手,一手按住妈妈的大屁股,一只手拦住妈妈坚挺的乳房,奋力地沖刺着,「啊!嗯!哦!嗯……啊……」异常的激烈,我都能听到床咯吱咯吱地呻吟。  那麽巨大的JJ妈妈怪不得叫得这麽厉害,妈妈的屁股不停地撞击着小F的小腹,小F有节奏地奋力抽插着,肉体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妈妈的秀发散了开来,随小F的节奏前后晃动。还有脖子上爸爸给妈买的结婚项链也随小F的节奏前后晃动……  「啊!阿姨你舒服吗?哈哈!」小F大声地说道,「嗯!啊!哦!」妈妈只是呻吟,「阿姨你好紧啊,夹得我好舒服啊!」  小F逐渐加快了速度,精彩总是最短的,妈妈一连串的呻吟,然后身体像虾一样猛地朝后面仰起,雪白的大屁股拼命地朝后靠去,「啊!」随着妈妈的一声高昂的长叫,小F身体和妈妈一起剧烈地抖动了几下,妈妈趴了下去,喘息着闭上眼,双手搭在床边,小F伏在妈妈的背上,轻轻地抚摩妈妈雪白的肌肤。  我也在这一刻拼命地舔妈妈的内裤,JJ憋得难受,抬头看时我发现妈妈竟然直直地看着门缝这边,女人的第六感很敏锐的,说得一点不错,虽然我知道我在黑暗里还有1米的距离只有一个门缝她看不到的……  果然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见她狐疑地皱了皱眉头,然后在小F的骚扰下闭上了眼睛,我呼了一口气以爲被发现了,转念又一想爲什麽我要怕,怕也是她怕才对啊?  既然如此我心里有了个悄悄的计划,继续看下去,小F按着妈妈雪白的屁股抽出油光闪亮的大JJ,确实很大,妈妈轻声嗯了声,双腿不自然地动了动,然后小F说阿姨你帮我弄干净吧,呵呵不等妈妈回答就拉过妈妈去床下,然后自己坐在床上,妈妈竟然顺从地跪在小F身前,一边喘息一边拨弄整齐秀发。  灵巧的双手握住巨大开始一口一口慢慢地吞吐,时不时的,我发现妈妈会看一眼后面,就是我这里……  靠!小F还真射进去了,我看到背对着我的妈妈那雪白的臀部间,有乳白色的粘稠顺着大腿悄悄的流到地上。  看看表4:40了我应该快回来了!你们该收拾了吧?只见,妈妈和小F相拥躺在那里温存,过了一会儿妈妈开始光着身子帮小F穿衣服,小F嬉笑地享受着一切,时不时地袭击一下妈妈的下体,妈妈笑笑地骂他坏蛋,撒娇一样,小F也回击妈妈,你不是最爱吃坏蛋了啊? 哈哈哈哈!  我知道结束了!我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于是我匆匆的把妈妈内裤扔了进去,悄悄地退出家门,在外面转悠。      (2)  外面的冷风依旧,冷得我直颤抖,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冻的……  我看表5:03该到家了,于是匆匆的往回赶,上楼时,「嗯?操!你小子怎麽来我家了?」我故作镇定地骂小F,我心说(你们才完啊?不怕我逮到?其实我早就逮到了……)悲哀地想。  我看小F似乎有些紧张似的支支吾吾地说到,哦!我是来找你的,听说你不在,然后搪塞了个什麽理由就走了。  我才没心思理他呢,我有自己的计划!早晚跑不了你的。  砰!大力关上门,刻意让妈妈听到我回来了,屋子里空调开着,很暖和,僵硬的身体稍微舒展了一下,寻找妈妈的身影。  吱的一声,妈妈卧室的门开了,妈妈的身影出来了,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竟穿成这样,丝制的睡袍在客厅的日光灯下近乎透明,一套新的蕾丝内衣裤,穿着拖鞋疲倦地对我说:「回来了啊?今天没做饭妈妈累了,你自己出去买着吃吧。」说完就回屋睡了,丝毫没顾及身上的春光,我的JJ又直了……  我找到水房打开洗衣机盖,意料之中,拿起妈妈的内衣裤嗅,嗯?腥腥的,操是精液……我厌恶地摔了出去,好你个淫妇!既然如此……  计划开始。10:00,「叮铃铃」**铃声,意料之中和以前一样,爸爸不回来了,我打开妈妈的门,妈妈累得不轻,睡得很香,凹凸有致的身材藏在棉被下,就在这张床上……  「妈,妈。」我叫了两声,妈妈迷迷糊糊地坐起来问我怎麽了?我说:「爸打**说今晚不回来了」,妈妈皱皱眉头,说:「哦。」我又说,「妈我那屋空调坏了,冷!今晚我睡这屋行吗?」  妈妈心不在焉地答应了,然后继续沈沈地睡了,妈妈其实很保守的但是今天下午的事我却怎麽也想不通,既然来了就不要后悔,我悄悄地锁了妈妈卧室的门防止爸爸半夜回来,其实我的担心是多余的……  妈妈朝那边让了让,让给我地方,我按照我的计划脱得光溜溜的,进去了,关了灯……  暖和了一会儿转身对着妈妈的背,妈妈的体香和发香传到我的鼻子里,想起下午的场景……JJ噌的就硬了,还好隔了段距离,只是龟头悄悄地顶在妈妈软绵绵的大屁股上,隔着丝制的睡袍,我异常的兴奋,不断地告诉自己要冷静,按计划来,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努力使自己呼吸平静下来后,双手轻轻地环住妈妈的腰,妈妈习惯性地朝后靠,结果硬硬的什麽东西顶在屁股上,不安地动了下,我心里默念,计划开始!  猛地朝前方一靠近,亲密地和妈妈贴在一起,粗大坚硬的JJ妈妈不会感觉不到,我感到妈妈剧烈地抖动了下,想挣扎起来,我按住妈妈,我轻轻地伸头过去到妈妈的耳边说,妈我冷!  对了我问你几个问题,妈妈疑惑地在黑暗中转过头来,我感到我从小熟悉的乳房顶在我胸膛前,只是这一次意义不同了,什麽问题?  妈妈不安分地挣扎了一下,撇过因爲转身顶在自己小腹的我的JJ,问题就是今天下午……  淩晨3:00。「嗯!啊!」拉开窗帘,外面下雪了,今年的第一场雪,在这第一场雪的夜晚我把我的第一次交给了我最亲的人。  在我提完问题后,妈妈异常的镇静,看来下午她是看到我了,她表示家庭不能破碎,我的一切要求她无条件答应。  银白色的世界反射出明亮的光映到屋子里,朦胧地照射出满屋「春色」。屋里有空调,掀掉被子,在同一张床上,我做着和爸、小F同样的事,精神上妈妈属于爸爸,身体上妈妈却属于三个人,我没必要打破这个局面,这样很刺激。  我觉得,我第一次碰女人的身体。埋头于妈妈的两腿间,疯狂地舔舐妈妈的小穴,有点发黑的两片,里面是粉红的,爲了更方便我打开了灯,妈妈羞涩地闭起了眼。毕竟是和自己的儿子,鹹鹹的堿堿的酸酸的妈妈的水经曆几个小时的休息,妈妈的体力依旧旺盛,「啊!嗯!」每当我舔到妈妈的小豆豆,妈妈都会大声地叫。  妈妈受不了了就推倒我,骑到我头上,69式爲了不把第一次给妈妈的嘴,我强行起来,边揉搓妈妈的乳房边说,「妈妈我要射在里面。」妈妈羞涩地瞥我一眼,风骚的扭着屁股胯坐了下来。「啊!哦!」暖暖的,紧紧的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我抱紧妈妈的屁股,全根进去,妈妈嗯了声,我扑哧扑哧地射了……  妈妈笑着说「第一次?」见我点头咯咯地笑了,想不到这时的妈妈和平常的妈妈竟然判若两人,毕竟是年轻人有精力,哪能在这个时候被小瞧,看着我直直的JJ妈妈想起什麽似的去柜子里翻,然后给我看一个白色的药丸。  看我疑惑的眼神,妈妈说今天下午小F就吃了这个,什麽?我去拿,妈妈笑着不给,然后坐到床上叉开腿,把药放在小穴上,笑笑地勾勾手,你个蕩妇,然后我埋头其间……  这一夜我把积蓄了一星期的精华全奉献了,一直玩到了淩晨5:00。天都明了幸亏我们家隔音设备好否则邻居一定找来。  那药很有意思,吃后感觉下体胀热,然后就大了整整一圈紧绷绷的很不想射的感觉,比小F的还大,看的妈妈目瞪口呆,妈妈笑着想逃跑,被我按到门上,关了灯然后……      (3)  早上10:00我疲倦地睁开眼睛,看向周围的场景,这是哪里?嗯?每天早上起来都是JJ硬得难受,无着落的感觉。怎麽现在紧紧的好像被什麽紧紧握住,我用力甩了甩头!使自己清醒起来。  挪动了一下,「嗯!」一声撒娇似的呻吟从我左边传来。看过去,雪白的两个坚挺乳房在阳光的照射下正得意地向我示威似的。再朝下看去,双手环住我的腰,一只腿跨过我的腰,硬硬的JJ还有一半留在妈妈的小穴里。  一切的记忆犹如潮水一样回到我的脑子里,做梦一样……  停了停思绪,我急忙抽身出来,「嗯 !」在JJ出来时妈妈轻吟了声。也许是太累了吧,妈妈转身又睡去了。经过一夜的疯狂,我的精力全用完了。  我仿佛一下胆子小了许多,坐起来看着,妈妈背对我时,雪白的臀部和大腿这春光乍泄的妈妈,我的JJ硬了,对!她已经不配做我妈妈了……  我的手从妈妈的大腿滑向根部,「嗯」一声轻吟,手指被温暖包围……  妈妈醒了,看我的表情有点怪,昨天还可以对我像长辈。现在呢?大家都理智了点,仿佛有默契般一样互不说话,仿佛什麽也没发生过一样。  上午10:00爸回来了,妈妈在忙家务,打扫卫生,我在客厅做作业。  没有穿丝袜,银色的高跟鞋,短筒裙,粉红的毛衣,黑色的绣发随意的散在肩旁。「回来了啊,」妈对身后的爸说,「嗯!累死了!我去睡了。」  奇怪,看到爸后我突然有种罪恶感,浑身激动得的有点颤抖。妈看了看我这边,眼神很複杂,爲了克服自己的这种心理,我大胆地走到他们旁边,倾听他们谈话。  妈似乎看出我有点心神不甯,支走了爸爸,轻声问我怎麽了?我说不知道,歎了口气,我还在发愣。只见妈妈心虚地看了看她和爸的卧室,看到门关上后,一边伸头注意门的情况,一边悄悄地伸手进我的裤子里,看来她理解错了,「以后不能这样了,你爸在家不能。」又补充道。  我没说一句话,这就是女人,我强烈的把她的头按下去,她竟然顺从的张开了嘴,真TM刺激。要是现在能插妈就好了,疯狂地想到,妈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含糊不清的说到,「别多想,快点!你爸出来就不好了。」  我端坐在椅子上享受这美好的时刻,看那红唇肆意地侵略我的JJ妈妈的舌头很灵巧,看来是很熟练了。    我轻轻地拍了拍妈妈的头,抚摩秀发,让妈妈放慢节奏,妈妈很无奈地看着我,像和JJ生气似的很劲吸吮。看妈妈因爲趴下而跷蹊的肥臀撑起的短裙,我就想上里面的桃源洞畅游一番……***********************************  要过年了很忙了没什麽时间浪费了!忙死了!  这次一次更新完,满足各位看官的要求!按各位看官的意思写的!  由于时间关系所以,谁要想看的话,可以发短信给我,留下你的题材标準!尽量满足各位看官!嘿嘿!都是爲了娱乐吗!LI控,熟妇控,御姐控,制服控,都能满足你们那BT的思想!嘎嘎!  人类是最有智慧的,这不用说,但是有利必有弊。所以上帝把人分成了男人和女人。  男人是主心!但总会被女人所羁绊。奉劝大家不要过于沈迷于色情玩物丧志。***********************************      (4)  波!波!扑哧!扑哧!阴茎进出小穴的声音,啊!哦!嗯!慢点,小F妈惊慌地叫到,环顾四周,小F家,他妈的卧室,我早就知道小F今天去补习班,所以特地找只有他妈在家这时候来,爲的就是「礼尚往来」。  我也没想到这麽顺利,起初看到他妈妈以爲是他姐姐什麽的?没想到他妈保养得这麽好!看起来比我妈年轻,而且很紧很舒服。  没想到他妈美丽是美丽,但看脸型和身材,到处都透露出一种蕩妇的样子,给我开门时,蕾丝几乎透明而且没穿内衣,坚挺的乳房,肥硕的臀部,两点樱桃,黑色的神秘,雪白修长的大腿,看到我直起的帐篷,她咯咯的笑着,眉眼如丝,含情脉脉。  没有什麽前提,我的计划似乎多余了点,有其子,母亲也好不到哪去。我顺理成章地按着她的意思按摩,直到最后的阿姨要求我进屋帮她做「超越了零距离的按摩」,我会意地轻轻褪去那一丝隔阂。  雪白的小兔子在我的手里变出各种形状,轻撚两粒,娇吟之声不觉于耳,双腿迫不及待地摩挲着,等待着我的爱抚,我越是知道它想要越是轻轻地慢慢地动作下去,双手抚摩着光滑雪白的大腿知道根部就是不进去,她着急地随着我的手一下一下的抬起臀部以让小穴可以接触到我的手指一下。  直到她央求我好人儿!快来时,我才慢吞吞地褪衣上「马」!嗯?一声轻呼,好人!这麽大啊,看着我的巨大,她咯咯的笑着,催促我去关上窗帘,遮住这满屋的春色防止外泻……  我轻伏在她躺着的娇躯上,坚挺顶在她的两腿之间,顶在毛茸茸的黑色上,由于身高关系,她竟然比我高半头,我揽住她的头,亲吻红唇,肆意地吸取香甜的玉津,啧啧有声,她的双手环在我的背上摩挲着什麽,两个发情的人,干柴烈火一触即发,早已泛滥的水!沾得她的大腿滑溜溜的。  把她大字型分开双腿,双手抱头环在后面,硕大坚挺的乳房一抖一抖的,我趴下去吸吮,一直手牵引自己的JJ寻找桃园洞,咕唧……进去了个龟头,她像缺氧样大口呼吸,无力的拍打我的背,央求好人儿……轻点!  嘴上答应着,心却想,确实很紧,不是自己的不心疼,嘎嘎。双手悄悄的扶助她的胯骨,準备好后……  我猛地一顶,她啊地的惨叫了声,双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臀部不让我动,双手无力地捶打我的背,坏死了!好人儿!疼!她半坐起来,双腿依然紧紧地夹住不让我出来,双手把我的头按在自己的乳房上,闭眼享受我的粗大,我也有种想射的感觉,确实太紧了,我能感觉到,她里面在不停地蠕动着。  吸吮着她嘴中的甘甜,然后感觉她渐渐适应后,推她躺下,并不抽出JJ,把她摆成狗一样的姿势爬在那里,她浑身的肉都随我的节奏颤抖,娇吟之声不绝于耳,嗯嗯!啊!哦嗯!看着胯下雪白的臀部被我撞击时发出的啪啪之声,双手扶住他雪白的臀部,猛烈地耸动着。  啪啪!雪白的臀部上两个清晰的手印,我知道淫蕩的女人和闷骚最喜欢这个姿势。  半个小时后……还没好吗好人儿,啊……已经是第3次高潮了,她!我抽出揉搓她小豆豆的手。我早就吃过药了,看来是多余了,不过她已经完全被我征服了,迷离的双眼喷发出无限的欲火。  嗯!嗯!啊!她已经无力呻吟了。交合的地方白色的粘稠是她流的水经过摩擦后産生的。  坚持了半小时的我终于在一轮飞快的节奏后喷发了,所有的精华全献给了小F他妈的小穴深出。我气喘吁吁地累地躺在床上休息,这床也被我虐待得不轻啊,我胡思乱想到……  呆呆地看着未愈合的「小嘴」发洞里渗出我那乳白色的粘稠的精液。要是她怀孕了才好呢!我邪邪地想到。在小F他爸妈的床上把他妈干怀孕,多刺激。转念又想到小F又何尝不是每次都把精华散播在我妈妈的体内。小F和我虽然只有17岁但深知这里面的含义。  可是我妈妈上了环的,这是妈妈前天在我们大战时告诉我的。  这次我管她呢,反正不是自己的,嘎嘎。看着她快要睡着的样子。  我操枪重战,嘎嘎!得知小F补习一小时后才回来,时间仓促的依旧是狗一样的姿势,爲了刺激我特地的,把战场转移到了她家客厅,放在茶几上,让她穿好衣服裙子,只是没穿内裤,拿出事先準备好的DV摆好,从后面掀起裙子到腰间,搁着衬衣揉搓坚挺的乳房开始提「枪」上马。  我奋力地抽插,她惊讶于我的体力和爱不够的巨大,下面那张嘴紧紧「咬」住我的JJ,臀肉随我的节奏前伏后涌一颤一颤的,我则嗅着她的发香奋力地挺动抽插。  临走时,她还不舍地躺在我怀里,我知道我的大JJ彻底征服了她。在半小时的洽谈里我得知她原来是一个公司的白领,年纪大了,更懂得保养自己。可惜老公好像有了外遇。使她産生了报複的心里,没想到第一次就遇见了我这麽好的好人儿……这就是女人……我心里想到。  双手不停地游离在她的全身,商谈以后的偷情计划。我不会那麽笨一直来小F家。虽然刺激,但终究会被逮到,就像小F和我妈被我逮到一样。结果是,她在公司有自己的办公室,可以去那里,她也不太忙。  实在不行就去宾馆,她以妈妈的年龄不会有人怀疑吧……我邪恶地想到。  再还有10分F就要回来的时候,她才不舍的放我走了。嘎嘎!回去的路上,脑子里是雪白的胴体,紧凑的小穴,衣服上残留的小F妈的体香。不知不觉JJ又硬了。匆忙地赶到家了。  幸亏大街上人少,要是别人看到了不知道怎麽想呢。  屋子里的灯光是昏黄的,妈在窗台上倚着,雪白的西服职业白领套装,秀发垂到腰间,黑色的高跟鞋,柳腰,细足,婀娜的身姿,在昏黄的灯光衬托下,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病态的美体现无余,那一刻我竟然觉得有点自惭形秽,相比较自己一直都太淫秽了。我没有一种想勃起的沖动……  妈妈似乎在发呆,想什麽?直到我关上门后才扭头过来,像个小女生似的,和我差不多高的妈妈小鸟伊人的样子,高兴地问我去哪了,下班回来后都在想我,爸打**今晚不回来了,一口气说完了,然后狐疑地嗅我的衣服?那来的香味?  这就是女人……我无奈地想到,我不做回答,她也没多问。从她口中得知,原来小F真的和我猜测的一样趁补习的时间来了我家一躺,妈按我事先準备的台词,连威胁带哄地把小F弄走了,并断绝了以后的联系……  毕竟是女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一定在吃我身上女人香味的醋,我也无奈啊。只见妈妈狡猾的一笑,说你等等别跟来,然后自己进里屋了。  我疑惑地在客厅喝茶想事,既然有了小F的妈妈,我这种和妈妈违背伦理的事,是不是也要停止?爸有外遇,这事我也知道的,有钱了的人都喜欢这样……哎……  正在想事,里屋门开了,要说先前的妈妈是仙子的话,现在妈妈就是一个魔女了,没了外面的束缚,妈妈的身材一览无余。  我最喜欢妈妈穿的银色高根鞋,做爱时也不準妈妈脱下的,那样更刺激。身上这诱惑无限的内衣是那来的?我心里想。妈妈开口解答了我的心思,妈妈今天新买的内衣,好看吗?雪白镂空的花边乳罩,雪白的依然是镂空的花边内裤,加个吊带丝袜,配合妈妈的身材,天衣无缝。  看着我那自己敬礼的帐篷,妈妈咯咯笑个不停。  我知道妈妈从小就是爱我的,只不过现在这种爱有点「变」了,爸让她夜夜独守空闺,是小F看时机占了先机,幸好我发现得早……  也许我不必那麽着急想对策,先满足妈妈吧,我爲了计划已经两天没碰她了,爸爸也时常不回来,回来就是睡觉……  云雨过后,把玩着妈妈的青丝看着熟睡的一脸满足的妈妈,妈妈幸福的紧了紧腿夹紧我的腿,让停留在妈妈体内的JJ更加深入,仿佛怕我跑掉似的。  爲了防止爸半夜突然回来,所以我起身想把妈妈抱到我那屋再玩。妈妈撒娇似地不起来,我只好保持这个姿势,边走边干的走来走去,嗯……啊……嗯嗯嗯嗯!果然我的担心是必要的,半夜3:00爸竟然回来了。爸开我卧室的门,锁着的叫了几声没回应走了,我和妈都醒了,JJ依旧停留在妈妈的体内,没有一刻出来过,我和妈妈镇定自若的,轻声笑了笑。  爸走后,没了睡意的我轻轻摸索到妈妈的大腿,分开,慢慢地动了起来,屋子里很暖和,掀开被子,摆成妈妈跪在那里的姿势,我从后面扶着妈妈的臀部有节奏的挺动,妈妈轻咬双唇,压抑呻吟。  由于爸在家的因素,妈很兴奋,我知道我在她心中的地位也许已经超过了爸!  早上8:00爸照旧去上班,我和妈出来梳洗,两人都是光溜溜的,呵呵,对了!妈脚上还有高跟鞋,腿上还有吊带丝袜……  妈知道她满足不了我这个成长阶段的孩子的性欲的,也就算是默许了我染指其他的女人吧。  但是只有2个女人,在性欲成长的阶段,我似乎预料到这好像不能满足将来的我?找谁呢?我们的班主任似乎是个身材一流刚结婚的少妇?好像还和我们家住一个楼洞……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