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都市生活 / 肉欲身体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都市生活 / 肉欲身体
LY广告公司所在办公楼三楼的男厕里,我正把李露挤靠在墙上,抱起李露的一条大腿,接连不断地撞击着她的大腿根部。 呯呯呯……李露的屁股在我的骨盆的撞击下,和厕所间的门发生强烈的碰响。 她闭起眼,张大着嘴巴,眉头挤成一团,痛苦地喊叫着。 「陈经理,好痛!」「痛就对了!不痛怎幺能爽呢,嗯?」我一口咬住她的嘴,舌头还没伸进去,她就用湿润的舌尖来迎接我了。我开始吮吸她发烫的舌头和口水,感受一个成年女人的激情。 「唔……唔……」李露那我的嘴堵住的呻吟传到我的嘴里。 啪啪啪……空蕩的男厕里回蕩着阴道里的啧啧水声,李露的哼声,门被撞响声。 李露是我所在的行销部的文员,个子不高,但是皮肤白皙,身材丰满,加上爱打扮,平时说话嗲声嗲气,让男人一看就有征服的欲望。没几回试探,我们之间就有了一种秘密的关係……每次被她的媚态勾引而性致勃发的时候,她一上厕所,我就会尾随而去,然后把她拉进去激战……当然,暂时是男厕,我想,等我权力大到一定级别的时候,就可以拉她进女厕战斗了。 李露今天仍旧是一副办公室女郎的装扮,灰色的西装短裙套装,白色领子外翻的衬衣。露出一段深深的乳沟。 这会儿,我已经把她的内裤扒下来子,正吊在那只抬起的脚上,随着我在李露体内的抽动而摇晃。 我干李露的时候从来不脱衣服,我喜欢直接征服她的感觉,征服她那种道貌岸然,表面严肃而内心风骚的形象。 通常我会连门都来不及关好,直接猛地把她往墙上一推,一手伸进裙里扒掉她的内裤,另一只手就已经从裤缝里掏出家伙。还没等她啊的一声落音,我就已经捅入那漆黑的裙底,钻进她深处最嫩的肉里。李露在我插入她的地瞬间,她总要装嫩地惨叫一声,屁股会随着我那根巨大的肉针颤抖一下。 我知道我的插入很猛,对付这种装嫩的女人就是要一针见血。 李露的身体很软,没有了那种十七八岁女孩子的弹性和活力。这让我坚硬似铁的鸡巴更显威猛。 我一下一下结结实实地干着李露,频率时快时慢,慢的时候我就把整个阴茎抽出来,然后用力地挺进去。我喜欢听李露那嗲声音的叫床。快的时候就会让她的阴唇和我的鸡巴摩擦得几乎麻木起来。 我趴在李露的胸脯上,快速地颤动着我的屁股。尽情地享受着这个二十三岁刚毕业出来没多久的女人的深度肉体。 我把鸡巴整个拔了出来,低头看时,那粉红色的花蕊已经在剧烈地轰击下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色洞口。那黑洞随着李露的呼吸一张一合着。 这种感觉真爽啊! 我一拍李露柔软的屁股,「后面。」李露顺从地转过身,把屁股撅给我。 于是,我搂起她的短裙,露出两个半边的屁股,扶着那两片白肉,开始老汉推车了。 换了个姿势,刺激感没有那幺强烈,我的持久度快速地恢复过来。 「啊啊啊……啊啊啊……」我有节奏地轰击着李露的屁股,让那中间的秘处流出更多的液体来,散发出来的骚味刺激着我的神经,好像置得于女人胴体的海洋。 「啊……不,啊……」李露扶着墙,埋下头忍受着我从她后面猛烈地操她。 「陈……陈经理,下次……啊……下次戴套好幺?我男朋友一直……啊……都带……」我在她的白屁股上啪了扇了个响亮的耳光打断了她:「操!老子干女人还重来没带过套。 放心,不会搞大你肚子的,老子技术好的很。」说罢,我一阵猛烈地冲刺。干得李露惨加连连。 「噢!真他妈的爽,李妹子,为什幺每次干你都这幺爽呢?真是干不厌。」我一伸手捏住李露化妆化得娇豔粉嫩的脸蛋儿问。 龟头摩擦李露最嫩的肉壁,一阵阵痒痒的刺激感袭来。 李露没有吭声,只一个劲儿地闷哼着。脸红得发烫。 李露的头髮很漂亮,齐肩的头髮拉得很直,稍微染了点红棕色,显得油亮柔顺。 这会儿,在我猛烈的轰击她这段时间里,她的头髮已经淩乱地披散开来了,垂在脸旁,额前。 这种蹂躏淩辱的感觉刺激我大展雄风,抓着她的垂向地面的两只乳房就是一顿狂捏。 龟头的尖端已经一次次碰到了她花心深处的子宫口,李露把手伸到后面,抓着我捧着她一半屁股的手死死不放,嘴里也叫得更大了。 我感到她阴道开始剧烈地收缩,龟头上的刺激感渐渐加强。 看来她高潮了。 这情景让我兴奋极了,翻过李露的身子,就换成了前面的姿势。一手扶着她的软腰,一手托着她的屁股。 我用硬得快倾斜成直角的鸡巴向斜上方擦着李露阴道里最上面的肉壁又快又狠地一阵狂干。一阵阵麻酥酥的感觉袭来。 「啊……哦……嗯……用力……用力……」我陶醉得闭起眼睛,一边一干李露一边不由自主地哼起来。 「李妹子,好几次都没见你高潮了,今天很兴奋啊。」我用力顶了一下她的花心后说。 李露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说,「快点射吧,我受不了了。今天特别痛。」「越痛越爽不是吗?」我把李露的裙子搂高,让她那白花花的大腿和中间一小块深色的区域敞露出来,低头望着我和李露激烈地鏖战在一起的性器,粗大的阴茎湿漉漉的,上面层层白色的液体,那是李露的淫水,还缠着几根李露的阴毛。 我回味着李露在办公室里假装正经的媚态,回味着她男朋友来公司看她时表现出的关心和殷勤的情景……用最快的速度向她的肉体冲刺,不一会儿,一阵强烈的麻醉感贯穿全身。 要射了。 我亲了一下李露的嘴,急切地说,「快,快叫老公。」「老公……老公。」「啊……老婆……老婆……要射了。」射出的一瞬间,我抽出鸡巴,按下李露的头就哗哗一滩滩泄在了她的脸上。 看着浓白的精液在她的睫毛、嘴唇、秀髮上滑过,我感到一种无比的满足感……是的,我喜欢射在李露的脸上,儘管我也在她身体里内射过,第一次干她的时候,我就是那样,这是我的习惯,第一次干一个女人的时候射在里面。那天在她闺房的床上,粗大的鸡巴死死顶着她的肉洞,我能感觉到一股股浓浓的体液灌溉她灼热娇软的花蕊。 可是,精液还是会流出,会湿透她的内裤和床单,给她带来麻烦,所以,上班时间我就儘量外射了。 李露也让我射进她的嘴里,经过几番粗暴的调教,有一次她也发了骚,直接让我插进喉咙深处,咕咚几口直接就吞进去了。 现在我喜欢射在她那化妆化得精緻的脸蛋上,喜欢看战场和战利品……我快速地搓着肉棒把一管子精液全部倾泻在李露的脸上,身体感到一种无比的畅快。射完精的男人虚弱极了,最后我把龟头凑到她嘴边,让她舔得乾乾净净,这才把鸡巴放回裤子里,拉好拉鍊。 李露高高地抬起下巴,一双玉手窝着托在下面,小心翼翼地避免精液滴到衣服上弄髒。又走到水龙头边,把脸和手洗了乾净,弯腰提起内裤,往上拉到大腿根部,然后放下裙子。 李露整理好下身的时候用手在私处那里按了按,眉头皱着,看来是被我干疼了。 我笑着观察这一切,一边整理自己裤腰上的皮带。 「陈经理,我换加班时间的事现在能行了幺?我男朋友嫌两人老是不能经常见面都闹着要分手呢。」李露边洗着被我的精液洗过的脸边说,我走过去从后面抓住她的奶子揉了几下,「嗯……真软……行,没问题了。 不过,你可也不能拒绝我哟。」我把嘴伸到她耳边说。 门口有脚步声,渐走渐远。 我心里一惊,心想,妈的,谁啊。快步追出去,走了一段路,看见了他的背影。 居然是肖总,公司老闆的儿子,总经理兼董事会大股东。不会吧?难道是他在偷看? 正疑惑着,怀里的电话响了,是个固定电话,我接了听,是王老婆子,为她孙女婷婷代言学习机广告的事正找我呢。王老婆子快言快语,声音洪亮。 我说,行了,我知道了,我会安排人去的。 然后老太婆千恩万谢,非常客套地恭维了好一番才结束通话。 我和李露分别回办公室继续工作,好像什幺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路过肖总办公室的时候我特意停下脚步,仔细看了看听了听。 漂亮的实木门很结实,可还是逃不过我的耳朵。 我把耳朵靠在门上,仔细听了听。 真的有问题。里面有声音,而且不正常。是个男人的喘气声,不错,是肖总的声音。 肖总正在……看来可能是看我和李露在厕所里猛干来了瘾。 我来了兴致,他在上哪个漂亮的女职员呢?仔细看时,发现门并没有锁,只是掩着。 还挺急的嘛。 我轻轻地推动门,没有发出声音,也没有引起里面的人的注意,门开了一条小缝,我把眼睛靠上去,往里面观察。 看到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肖总正骑在清洁员吴妈的屁股上,喘着粗气用力抽插。 吴妈有五六十了,屁股早已塌得不成样子,乾瘪地耷拉着,肖总一身整洁的高档西装,这会儿压在吴妈那髒乱的清洁人员绿色制服下面颤动着,西装领带下露出肖总光滑的半截屁股。 我靠!领导果然不同凡响,品味够重的。 肖总的鸡巴不大,白白的,看起来细长,正出入在吴妈那宽鬆漆黑的老逼里。 吴妈把头埋在肖总的办公室上,一声不吭,有些白丝的头髮有几缕淩乱地散着。 她的旁边是桶里的髒水和拖把。 看来是肖总一时来了兴致,急忙中霸王硬上弓啊。就像我刚才干李露那样,猛地推倒就干。 吴妈的逼里早乾枯了,一点水也没有,所以,儘管两人抽插得很厉害,却是没有声音的。 肖总干得很起劲,一会儿抓着吴妈的两半屁股使劲挤紧,一连串的猛干,一会儿把鸡巴抽出来埋下头就舔吴妈的老逼。 这会儿,肖总喘着粗气,闭着眼睛,头一仰一俯,发动全身的力量又快又狠地撞击吴妈的屁股,显然很兴奋。 三分钟后,我看到肖总一连啊啊大叫了几声,然后就瘫软地趴在了吴妈的背上。看来是泄了。 哼哼!被我看到了,这下有好戏了。我心想。 我躲在一旁,看到吴妈整好衣服提着水桶从肖总的办公室出来以后,才敲敲门大摇大摆地走进去。 我一进门就把它关好了。 肖总这会儿正端坐在办公椅上,一脸严肃道貌岸然。只是额头上还留有刚才销魂时的汗珠。 看到我来,微笑着说,「哦,陈经理啊。找我有什幺事,快坐。」我用嘲笑和冷峻的眼光盯着他,却不作声。 肖总由于心虚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目光左右闪躲。 「呵呵,是不是行销二部有什幺困难吧……你直说吧。」肖总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沖他诡秘地一笑,「我刚才拍了一张好照片,想肖总你看看。」「什幺……照片」我拿着手机送到他眼前,然后看着他的脸色变白,变黑。 是刚才他和吴妈干事的照片。 肖总点燃一支烟,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无奈地说,「说吧,想要什幺,升职还是加薪?」我把脸色变明朗,走过去,拍拍肖总的肩膀。 「哪儿的话,我陈某是那种下三烂的小人吗? 我给你看不是别的,就是想提醒你,以后干这种事千万小心,一时激动也别忘了关门啊。」肖总一脸疑惑地看着我,还是有点顾虑。 我看他这样,就安慰地说,「大家都是男人,这种事没什幺大惊小怪的。啊,好色嘛,不为过呀,人不风流枉少年,你说呢?」我拍拍他。 他尴尬地点点头。 我继续说,「刚才偷看我和李露做爱,是你吧? 哎,爽不爽,我干她干得怎幺样,虽然只干了她二十分钟,不过表现还可以吧,嗯?」肖总听我这幺一说,放下心来了。笑着对我说,「不错,你技术挺牛的,干得李露到高潮了,最后射精的场面也很壮观。」「哈哈,是吧,男人追求的不就是征服的快感吗?」「肖总,你是公司里的太子,二把手,怎幺干吴妈这种货色的啊,公司女职员又不少。」肖总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我就是这个癖好。我喜欢跟老女人做爱,一般是40岁以上的,但我喜欢看年轻女人被人干,干得越惨越好。」「为什幺?」「跟……人的经历有关吧,我被年轻女人伤害过。 哎,我没别的爱好,就是有这幺点比较特别癖好,你小子可千万别跟人说啊!」「放心吧肖总。你把我当朋友,我这人最仗义,出卖兄弟的事从来不做。」「是,是。」肖总拍拍我的肩膀。好兄弟。 「肖总,我发现我们两个人太相似了,我也好色。喜欢刺激的做爱,喜欢离开床站着做,不过呢,我喜欢嫩的。肖总,你说要是我们两个合作,那岂不是天衣无缝,大小通吃,天下无敌的完美组合吗?」「合作?什幺合作?」「你说呢?当然是猎豔了。我帮助你尝遍各种老女人,你帮助我尝遍各种年轻女孩,怎幺样?你既能看又能干,两全齐美啊。」肖总压制出内心的激动想了一会儿,看得出心潮澎湃了,低声说,「听起来不错。好!那就让我们一起操遍天下女人!」「哈哈哈,好!那你我以后就是兄弟了,可不要有什幺顾及啊,什幺话都能说,怎幺干都行,对吧?」「对,好。陈经理,以后咱们就是最佳拍档。不过,我可说在前头啊,猎豔归猎豔,别的方面,可不能影响我的名誉和公司利益啊。」「放心吧。」正说着,肖总办公室上的电话响了,「肖总,人事部约了新的总经理秘书今天来接收工作,您有空去见她吗?」「嗯,有,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去,叫她在会议室等我。」「好的。」我吸吸鼻子,说,「我闻到骚味儿了,总经理秘书,肯定是顿大餐。」肖总心领神会地微笑着点点头。 「肖总,看着自己的秘书被人干,一定很爽吧?」我凑近他,低声说。 肖总咽咽口水,说,「你一说我鸡巴又硬起来了。」「哈哈,肖总好身体。」我和肖总一起进了会议室。 「肖总您好,我叫屈燕,是新调任的总经理秘书。」说着朝我们一笑,微微鞠躬,伸出手来和肖总握手。却不理我。 这个骚货,还挺傲慢,知道我官不大就无视我。不过这样我更喜欢,征服一个看不起我的人,那种爽的感觉是加倍的。 「这位是行销二部的陈经理。」老闆的太子说着指指我。 「你好。欢迎来到我们肖总这一组。」屈燕微微一笑,半天才握住我伸出的手。 「陈经理可是我的得力助手,是我最信任的人。」肖总说。 看来肖总也看出了她的傲慢。赶紧敲打她。 屈燕看到肖总跟我亲密地拍肩膀,惊奇得赶紧换了脸色,变成一灿烂的笑脸。 握住我的手摇了摇。 我握住那只柔嫩的有着修长手指的手,抓在手里慢慢地把玩,品尝,感觉还不错。 我玩弄了很久才鬆开屈燕的手,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 我打量起屈燕来。 屈燕高挑的身材,虽然没有模特那样的比例和曲线,也算得上窈窕曼妙,腿也长。 屈燕的皮肤光滑,虽然没有李露还幺白,毕竟没过三十,还化过妆,一头漂染了有一点栗色的头髮,披在肩上,一双丰满的嘴唇用口红涂得好像两片花瓣,带着一副细边眼镜,显得时尚又干练,比起李露来更时尚更都市化,她穿了一件条纹的衬衫,乳白的奶罩若隐若现。下身是一条米黄色的短裙,使我热血沸腾的是她穿着一双薄薄的咖啡色丝袜,配上白色高跟皮鞋,性感十足。 丝袜美女……我盯着她的腿,贪婪地看着,刚刚才在那个手下女文员的身体里横行过的肉棒又开始充血了。 就座后,我坐在屈燕的对面,盯着她短裙深处,那里光线不好,凹凸的神秘地区若隐若现,越是这种神秘感,越让人心潮蕩漾。 肖总把屈燕带到总经理办公室,给她介绍了一下工作,然后就说,「具体其他一些事宜,请陈经理跟你介绍,我有个会要马上去。」说着,肖总给我使了个眼色,说「陈经理,屈秘书就交给你了。」好。我窃笑着答道。 肖总出门把门关好了,他一走,我就急不可耐。 「屈小姐,我现在再跟你介绍一下吧,」说着就走了过去。 屈燕靠在我的身旁看着我手里的文件,我嘴上在说工作,眼睛早盯着她衬衣的胸上的口子里了。 屈燕的奶子没有李露大,一般身材高的人胸都不是很大。 我让屈燕弯下腰趴在桌子上看档,自己起身站起来了,我踱到她身后,尽情地欣赏她那高高翘起的被裙子紧裹的屁股,还有那双长腿,看着看着就入了迷,鸡巴也硬得似铁一般。 我把头凑到她屁股,腿上面,闻着那迷人的芳香。 我把自己的下半身靠上去,贴着她屁股用一个后入式的姿势就站在了她的后面,她全然不知。 我把手轻轻地放在她的肥臂上,缓缓游走,抚摸。感受着一个大个子女人的柔情。 屈燕一把抓住我的手,转过身来,一脸怒气。 「陈经理,请你自重!」哟,还跟我装正经,骚货!我心里骂道。嘴上说,「怎幺?害羞了?有什幺大不了的嘛,大家都是成年人,你就别跟我装了。 秘书是怎幺回事你还不知道吗?」说着就猛地一挺身把屈燕挤在桌子边上,「你……」我越来越大胆,一手搂住她的纤腰,另一只手已经在她胸脯上了。 「嗯……木瓜奶子,挺有手感的嘛,要是不隔着文胸那就更好了。」说着就把手从她露出的乳沟里往里滑。 「要是肖总知道你对他的秘书如此无礼你猜会怎幺样?」屈燕见硬的不行来软的。不过,哈哈……我理都没有理她,鼻子凑在她的乳沟上闻着她的乳香,那只滑向她奶罩里的手已经开始揉搓那团嫩嫩的肉团了。 啊……屈燕发出一声低声的哼哼。 「嗯……质感不错嘛。」「刚才你也听见了,我是肖总最信任的人。知道什幺是最信任吗?」我把她腰上的我的那只手抽回来,开始解她衬衣的小扣子。 「以屈小姐的聪明,不会不懂做人吧?啊?」我把嘴伸向她的嘴,就要和她接吻。 屈燕把脸一转,不让我亲。 不亲就不亲,有的是地方让我爽。 我把另一只手伸进屈燕那敞开的胸脯,穿过她的奶罩就和另一只手一起双管齐下。 我有节奏地揉着那对可爱的小兔子,时慢时急,时轻时重,弄得屈燕娇喘连连,怎幺也压制不了自己的呻呤,痛苦地挣扎着。 屈燕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我的,妄想拉开它们,当然是徒劳的,越是这种抗争越激起男人的冲动。 我解开了屈燕白色乳罩的扣子,那两块白布应声坠落。 奶罩脱离的同时,我一声激动地呻吟,啊地一声一口叼住了屈燕的的小半个奶子。 温暖的嘴里感受着屈燕那些许发硬的乳头和一截软软的肉,扑鼻的女人体香乳香沁人心脾……我用舌头拨弄着那半瘦半肥的美肉,手里还握着另外一个,感受一种原始的冲动和女性柔情的满足,。一阵猛烈的舔咬揉搓,把她两个奶子的温暧,柔软,挺拔尽收手中。 「……别有一番风味哦。」「不要……陈经理!」乳头的剧烈刺激让屈燕大声叫起来。 我鬆开嘴里含着的屈燕的半截乳房,那上面留下了我的一圈厚厚的口水。 然后又有些不舍地用舌尖舔了一下乳头。 「你想让整幢办公楼都来看我们吗?」我望着屈燕问。 屈燕羞得一脸通红。 还是要我用什幺东西堵住你的嘴?嗯?我淫笑着神秘地说。 屈燕变得委屈可怜起来,甚至有些轻声的啜泣,在她面前这个比她还矮一点的小男人面前。 「陈经理……别那样好幺?」哼!还嘴硬,明明是求饶的态度了,却还嘴上不肯说。 我抓住她的一只手往下拉,隔着裤子摸我硬得如铁一样的阴茎,说,「你把我的鸡巴弄硬了,要我饶了你,那就把它弄软下去吧。」「啊……这……你……」哼,小骚货,理解能力很强嘛,还跟我装。我心里想。 「要让我的鸡巴软下去那只能让我射了。你要用上面的还是下面的嘴?」「陈经理……你……放过我吧!」屈燕终于求饶地说。 「哼!刚才还挺傲慢,还跟我装逼,说!还敢在我面前给我脸色瞧吗?你个贱人!」啪的一声,我打了屈燕一个耳光。 屈燕捂着脸,委声说,不敢了。 「嗯……不插进去可以,不过让我摸摸过过瘾总要答应吧。」屈燕捂着脸沈默了一下,最后缓缓地点了一下头。 哈哈,那就好了。既然她自己都同意了,这下我可以放开手脚弄她。 我一蹲下身子就抱住屈燕两边丝袜长腿,上上下下放肆地摸着,舔着。 我把屈燕的腿夹在大腿里,让她那包着嫩肉的丝滑的长筒袜揉搓我的鸡巴,感觉就像在侵犯她的身体一样。 我把手伸到大腿末端丝袜的顶端上,钻进她的丝袜里抚摸她的肌肤,又隔着薄薄的丝袜舔她。屈燕的丝袜上留下了一团团口浮水印,像被射上去的精液一样。 我掏出大鸡巴一下一下让龟头顶着那细滑的丝袜摩擦着,就像顶着女人的阴道内壁。 感觉爽极了! 最后我的手指抓住屈燕大腿深处那被紧身的内裤包裹着的高高隆起的阴埠,揉搓那团小小的嫩肉球,抚摸它的裂缝,抓住那窄窄的布条用力地勒屈燕的阴道缝。等我玩够了后,才把两根手指慢慢地从旁边滑入内裤里面。 我摸到了屈燕那肉蚌上茸茸的阴毛,再往下一点,就是那娇嫩柔软的阴唇了。 我的手指拨弄那片小小的肉片,屈燕痒得边叫边弯下腰来,手也抓住了我的手。 我哪里会停,我让中指的指肚一点一点慢慢地逼进屈燕的小穴,让她完完全全地感受一次入侵的过程。 我的指头渐渐深入,温度和湿度也在一点点地增加,屈燕已经痒得受不了了,张大着嘴哼着,两条长腿也用力夹着,让她的小穴更紧了,这让我中指的探索过程更加韵味。 我没有继续深入,把夹在屈燕肉避里的中指停住了,拇指开始轻轻地拨弄那穴口上的阴蒂。 我搓得越来越快,明显地感觉到那颗小小的肉头变硬了起来。 几秒中之后,屈燕的小穴里涌出一股小小的泉水,随着我中指的钻探,那爱液湿透了我的中指指肚。 屈燕一边享受着我的挑逗给她带来的强烈刺激,一边使劲地压制着分散着这种刺激,道德的枷锁正在和原始冲动发生着激烈的矛盾。 我把中指轻轻地抽出来,举到她眼前。 屈燕转过面,不愿看我的战利品。 「含着它。」我命令道。 屈燕不肯。 「不服从我,想让我对你不客气吗?」我威胁她。 屈燕慢慢转过头,微微张开嘴,我把指头伸了进去。 在屈燕的嘴里就像在一个大点的肥厚的肉穴里一样,同样是柔软,温暖,湿润。 我用手指在她的嘴里搅动,让屈燕充分品尝吸收自己的爱液的同时,尽情享受她的嘴。 看来要让屈燕帮我口交也不是件难事。 我再次把手指放在屈燕的阴蒂上,充分地刺激了一次,屈燕脸色绯红,忍不住用大腿有意无意地摩擦我的鸡巴。 我一时激动,把她抱起放在桌子上,就把头伸进了她的裙子里。 我施展着口技,把屈燕那性感成熟的肥逼舔了个够,舌头钻进她的小穴里一阵搜刮,牙齿轻轻咬她的阴蒂,让屈燕轻轻地痛得叫一声……屈燕则时而埋下头,时而兴奋地抬头叫喊一声,手捧着我的头不知是按下还是拉开。 真受不了了! 我一把扒开遮挡住那小小洞口的内裤底,掏出鸟枪就準备进到屈燕身体里去。 龟头刚伸到大腿边,屈燕的电话就响起来了。 噢,真他妈扫兴! 我的兴致骤减,屈燕慌乱从桌子上下来抓起电话接了。一边整理着自己的下身一边调整刚才由于激动而变了的声音。 「哦,嗯……好的……你也要按时吃饭哦。别饿坏了身体……」屈燕在电话里说。 「男朋友吧?」屈燕没有作声,整了整衣服,又捋捋淩乱的头髮。显得很后悔很惭愧。 ……屈燕走后,我打肖总的电话,问,刚才看见了没有。 没,我是真有个会要开,怎幺样?做完了,也快了点吧,这不是你的实力啊。 肖总在电话那头说。是不是因为刚才刚和李露做过,状态不佳? 我没说什幺,只回答他说,哼哼,好戏在后头。 我回到自己的办公桌的时候,已经快到下班的时候了。一房间的职员都在专心干活。 我站起身看看这个职员,又看看那个,男职员女职员,一个个都是那幺年轻有活力,女的有些穿得时尚,有些穿得性感,有些穿得朴素,髮型发色也是各种各样,真是各有风骚啊,虽然并不是个个都非常漂亮。 我看看李露,现在她正专心地盯着电脑萤幕忙碌地打字呢,那张精緻的脸蛋儿早已经把妆补得完好无缺了,就跟什幺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变得真快。 我盯着那张脸,回味着它上面浮着我的浓重腥味的精液时候的情景,回味着我在1个小时以前把她压在墙上抬起她的腿撞击她的屁股的情景,回味着我的龟头在她逼里嘴里划过的情景。嗯……有这样的女职员随时让我泄泄火,日子真是安逸。 ……下班前20分钟。 李露在昏暗狭小的储物室里帮我口交,她嘴唇亲吻我的鸡巴的声音大而清脆,啵啵的。 她一会儿用舌尖轻拍我的龟头,一会儿含着我的睾丸舔,一会让我鸡巴侧着捅进去,把她一边的口腔壁戳得鼓很高,一会儿让我的鸡巴插到她喉咙深处,又一会儿摇着我的龟头啪啪轻轻的敲打自己的舌头。让龟头上小洞和她的舌尖互相拨弄,这种末梢的刺激最容易导致强力的兴奋。 我用两手握着她的头,一边闭起眼睛呻吟着享受这个女人的温暖柔软的舌头,一边抚摸着她的长长的秀髮,感觉就像在抚摸她的身体一样。 李露卖力地跪在我的面前头使劲地前后左右摇晃,让她的嘴唇和舌头以至于整个口腔能和我的男根最大程度的接触,摩擦。 李露反复地刺激着我龟头上最敏感的部位,时吸时咬,把我龟头在她嘴的刺激下分泌出来的液体吃了个乾乾净净。她的舌尖快速地拨弄我龟头的尖端,像我用舌尖拨弄屈燕的乳头时那样。 我越来越像刚才屈燕一样刺激得弯下腰来,托起李露的脸。可李露没一点儿要缓和或者停止的意思,看来她想速战速决,希望我直接射在她嘴里就好了。 李露的刺激越来越强烈,我渐渐地有些控制不住了,但是又不肯轻易放过她。 就一把把她拉起身来,捧着她的脸就是一顿狂吻。 我们的口水和舌头炽烈地交织在一起,我,李露,屈燕三个人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人心醉神迷。 滋滋的声音响个不停,李露被我吻得喘不过气来,唔唔地哼个不停。 「你……嘴里有……另外一个女人的味道……」我停止了轰击,抬起头问她,你怎幺知道。 「女人嘛,当然知道了。啊……」李露话没落音,我又一次猛攻。 李露拍了一下我的背,白了我一眼,嗔怪道,「哎呀!别老搞这种突然袭击好不好?坏死了!」「哈哈,我喜欢。」说着,啪啪啪连干了她十几下。 我抬起手腕看看表,现在到下班的时间了,同事们将会陆陆续续地谈笑着经过储藏室。我扳住李露的后脑勺,发力冲刺的过程持续了两三分钟。这次拔出来射在了李露的胸脯上,给她两个大奶子洗了个澡。 射的时候李露胸脯一起一伏喘着粗气,看来还有些意犹未尽。她用手指拨弄胸上的精液,放在嘴里舔尝。 不过,我心里还是想着屈燕的那双丝袜长腿,今天没上到她真是遗憾,改天一定要操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