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暧昧校园  »  猫鼠游戏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猫鼠游戏
爱情里有人像猫,有人如鼠。  女神钓备胎,高富帅玩女学生,前者一个眼神,后者就意乱情迷、欲罢不能,开始无底线地犯贱:被人遗忘,反而更加思念对方;遭到冷遇,心内却越发火热;被人侮辱,越是放下自尊讨好对方;明知那只是逢场作戏,但总能自欺欺人、越陷越深。  这样的畸形爱恋,就像猫玩耗子,弱者在侥幸与绝望中来回反复,逃不脱也死不了_ 我就是这样的耗子。  我的女友,邹静,从初中开始就是校园里最受追捧的女神。  她仪态万方、本钱出众,更是对男生的心理了若指掌,永远知道知道如何展现魅力,知道如何让人无法拒绝。  我真不知道自己到底何德何,竟成为了她的男友,而且一处就是三年。  三年里我对邹静有求必应,花费大量的金钱与精力取悦她,但她对我却时冷时热,她的身边总有苍蝇嗡嗡乱转,她和这些苍蝇的聊天尺度之大,让一旁的我感到毫无尊严。  三年里,我好像从未有哪一刻确信这个女人爱我,每一天都感到心力交瘁,但猫在将老鼠玩到彻底失去求生欲前,总是面露微笑,藏好寒芒。  5天前,和邹静从图书馆分开后,就再也联系不上她了。  微信、短信不回,第一次电话打过去被秒挂了,再拨就是对方已关机;我打给她的舍友,被告知她当晚就没回宿舍;在打给她的亲妹和闺蜜,也都说不知道她去哪了。  之后的120个小时,我过得极为狼狈,吃不下饭也感觉不到饿,睡眠不到4小时,没5分钟就忍不住拿出手机给她打个电话……周围同学都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我,是的,只要稍微动点脑子,我就该知道自己被绿了,但我不相信啊,我不死心啊!  我开始在学校附近像无头苍蝇一样各种找她,还跑到学校保卫处,央求保安大哥们让我看当天校门口的录像,在反复看了三遍却依旧没发现她的身影后,我万念俱灰,竟在监控室里哭了起来。  五天后我不堪忍受,把邹静失联的事情告诉了她妈,她妈也慌了神,我们一起报了警。  学校附近的片警是我发小,对邹静的为人有所耳闻,他只是简单把邹静的身份证号在公安系统里一输,然后就在一间不远的快捷宾馆里找到了她……以及那个准备跳窗逃走的社会青年。  出于义气或是单纯的恶作剧,发小把案情归类到了拐卖妇女,还第一时间拉着邹静她妈一起去『解救爱女』,于是在失联120个小时后,我听到了邹静对我说的第一句话:『靳良,你他妈有病吧?  真讽刺啊,甚至就在刚才,就在我知道了这个女人这5天都在跟她的野男人风流快活,就在我的头顶一片青青草原成为全院笑柄之时,我居然还准备了一大堆话想挽回感情,但这些全被她的那句有病给噎了回去——直到现在,这女人依然毫无悔意、毫无愧疚,她坚信我只是她的裙下之臣,无法逃离她的控制。  我愣了半晌,尽量不带情绪地问:『你现在在哪?  『我在哪?我在派出所啊!你现在给我过来当着警察……还有我妈的面把事解释清楚!  此刻的我仿佛能看到对面的画面:邹静身旁一定就坐着那个小男人,她骂我,都是为了给那个男人看——她想取悦那个男人,她眼睛里都是那个男人,足以让她对这个男人的胆怯无能视而不见。  经过这120个小时的磨练,这画面已经没法给我太多心痛的感觉了,相反,邹静的荒谬逻辑让我忍不住想笑:『让我解释清楚?我在你眼里是有多犯贱?你居然让我去所里帮你捞你的奸夫?!  邹静像是被人踩住了尾巴,声音尖利:『什幺奸夫?!你快过来派出所!或者我把电话给警察,你跟他们说清楚……你能别把事情搞得这幺大吗?就算我求你了!  在邹静求我的瞬间,我忽然感到一阵兴奋,这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她终于害怕了,害怕我终于决定离开她,害怕我终于对她死心了。  这感觉如同一道电流穿过我的全身,恍惚间,过去那个总是选择原谅的男人、那个好好先生、那个闷头付出不求回报的模范男友形象,变得晃如隔世,邹静也已经不再是那个让我无法割舍的女人了,她的自作聪明与自私自利让我彻底死心,在这场猫鼠游戏中,我决定不再做那只被猫随意鱼肉的老鼠了。  我的大脑或许是在过去120个小时的考验里突破了极点,此刻居然非常冷静清晰,种种心理学理论与试验在我脑海中渐渐串联成线,一个大胆的计划开始在我脑海中形成:『邹静,我可以过去,但是有些话我需要跟你提前说清楚,你先找个周围没人的地方,我再告诉你。  『行了,现在周围没人了……阿良,我知道我做错,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不该这样……  邹静开始熟练地用言语软化我,而我也决定将计就计,假装自己还是旧时那种逆来顺受的个性,顺着邹静的话头聊了起来:『静静,你先平静一下,听我说。出现这种事,我肯定也是有责任的,我知道自己是个书呆子,而且经常拿你做一些奇怪的心理学实验。  『阿良,你别说了,我现在很内疚,真的很内疚,我对不起你,但是我求求你快过来吧,那个警察不知道是不是有病,非得要你来了才能放人!  我几乎能看到邹静在电话那头不屑的笑容——我这个无条件对她好的傻瓜,再一次被她牢牢握在了手中,但是邹静,这个笑容不会持续太久的:『静静,我会过来的,你知道,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你,你现在平静一下,你需要做的仅仅是等待就可以了,我已经动身了,不要慌张,记不记得我曾经教过你的巴氏呼吸法,急吸一口气,然后再深吸一口,最后再吐出去……这样会让你放松……  『阿良,别再对我这幺好了,我不值得你这样……我现在真的好内疚,我心里好乱……你别再这样对我了,我配不上你……  邹静仍在彪着演技,却不知自己已落入迷局——那个『梦想』已近在眼前,我开始肾上腺狂飙,紧纂手机的指节微微发抖:『没事的,静静,我知道自己内心想要的是什幺,我已经上车了,你也别再胡思乱想了,就按照我说的,用巴氏呼吸法,对,我听到你的呼吸声了,是不是感觉心里平静一些了?  『是的……              【爱与天齐】  这就是我内心最深处的野望——催眠,而【爱与天齐】四个字是我之前第一次催眠邹静是留下的关键词,那次的催眠只是玩玩的,只能够让她对我坦白一些小秘密,非常容易清醒过来,但此刻她的心灵满是破绽,在经过我的引导后,或许可以更深入一层?  『静静,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能听到……  『现在你要百分百告诉我真话,不可以撒谎。  『是的,不可以撒谎。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丰城派出所的女厕门口。  『好的,现在走进女厕,找一个没有人的坑位走进去,然后锁上门,锁好门之后告诉我。  『是的,我锁好门了。  『很好,静静,现在继续用巴氏呼吸法呼吸,你的身体与心灵都在这个节奏下变得越来越放松,但是你的身体并不会因此摔倒,事实上,你站的很直,你的双脚非常有力,你可以这样站上一天一夜腿都不会酸……而你同时会控制你回答的音量,保证只有我一个人能够听到,知道了吗?  『知道了……  『很好,静静,刚才派出所里发生的事情是不是让你感到很疲惫?很想逃避……  『是的,我感到很疲惫……我想离开……  『没错,现实的你太疲惫了,你太想休息了,你渴望进入到无忧无虑的梦境之中,现在听从我声音的指引,当我打一声响指,你的眼前会出现一张由羽绒铺成的大床,疲惫的你会忍不住躺了上去,而每当我数一个数字,你就会在睡得越来越深沉,越来越放松……  『1……  2……  10……静静,你已经进入深度催眠状态了,现实中那个疲惫、痛苦的你已经休息了,在这个梦境里,你可以完全放开自己,不会感到拘束,不会感到疲惫,不会感到困扰,不会感到痛苦,你可以完全相信我,相信我的声音,听从我的声音让你感到更加放松、更加舒适……  『深度催眠……完全相信你……  笑意爬上我的嘴角,深度催眠邹静,这场景在我脑海里演练过无数次了,没想到……居然会在这样的状况下达成。而紧接着,那积攒已久的欲望直冲大脑,我几乎脱口而出,完全没有办法忍耐:『静静,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梦境的主人,每当我向你提出指令,你都要回答我:是的,主人。  『是的,主人……  十余年的性幻想随着邹静绵软呆滞的声音一夕释放,巨大的爽感从我的脊柱爆发出来,我剧烈地颤抖,差点无法握住手机——如果不是现在正在打车赶往派出所,我肯定要撸他个天昏地暗!  『很好,静静,再告诉我一次,我是谁?  『你是我梦境里的主人。  『真乖,静静,你是个非常诚实的孩子,现在,主人要问你一些问题,你也必须完全坦诚你真实的想法。  『是的,主人……  『告诉主人,你爱靳良吗?  面对深度催眠状态下的邹静,我还是问出了这句话,我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似乎只要是不听到她亲口说出,我怎样都会心怀侥幸。  『不爱。  内心深处的最后一道封印随着这声不爱彻底解开,这段虚幻爱情曾经钳制着我的黑暗欲望,安抚着我的心中猛兽,而当它终于幻灭的时刻,我仿佛都能听到兽吼。  我停了一分钟,然后重新开口:『从来没有爱过吗?那你为什幺要跟他在一起,你们还一起见过家长了。  『因为他家里有钱,并且对我很好,这让我在朋友前面很有面子,但其实和他在一起的时间让我感觉很难熬。  『为什幺会难熬?你到底喜欢的是什幺样的男生呢?  『我喜欢的是能不断给我刺激的男生,一旦一个男生对我百依百顺我就会觉得厌烦,我喜欢控制男人,让他们为了我争风吃醋、打架斗殴、丑态毕露,但这些想法我都需要在靳良面前隐藏起来。  果然,我再也没有怜悯这个愚蠢女人的理由了,我深吸一口气,与过去的自己道别,声音变得冰冷,大脑更加冷静清晰:『那在过去的五天里,你的所作所为是否让你感到过愧疚?  『一开始我很愧疚,但是靳良那个混蛋不应该把这个事情搞得这幺大!甚至还让我妈知道了!  『静静,easy、easy,记住,我是你的朋友,是你梦境里的主人,你可以完全的相信我,现在告诉我,你可以继续平静地聆听,作为朋友,我对于这件事情的看法了吗?  『是的……主人……  『很好,静静,你在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感到了内疚,这是确凿无疑的,但是你的怒意并不是因为靳良把事情闹大,而是因为你选定的男人太过无能,他无法保护好你,这让你恼羞成怒……这是不是更加接近你内心真实的想法?  我揭穿了邹静对自身记忆作出的应激式调整:她自然明白这个遇事就想跑的小男人根本不值得让她背叛我,但是她一时间实在无法接受这一点,所以才自欺欺人,尽可能放大自己对于男人的好感,鸵鸟般忽视了男人的无能懦弱,并当着男人的面迁怒我来加深自我暗示。  邹静在真相面前无力抵抗:『你……你是对的……是的,主人,我痛恨那个男人的无能,我无法接受自己居然为了这样的男人而背叛靳良。  出租车前方已经可以看到派出所的警徽,而我的身体也从方才的激动战栗中回复过来,此刻的我已经与自己的欲望融合,准备开始正餐:『静静,你刚才说自己喜欢能够给你刺激的男人,那当警察和母亲查房的时候,你是否感到刺激?  『我……对我而言,那简直就是惊吓了,被查房的时候,我甚至一时无法忍耐尿在了床上……  『是的,现在回味起来,被查房的瞬间,那无疑是你一生之中最刺激的时刻,你甚至因为刺激而当场失禁!  『哦,是的!太刺激了!  『没错,静静,现在告诉主人,这样的刺激是谁带给你的?  『是……是警察,我当时实在太过心虚了。  『不,你再想想,是谁报的警?是谁在幕后操纵这一切?  『是……靳良……原来都是靳良设下的局。  邹静的潜意识与记忆已经开始在我的引导下逐渐被改变,她居然本能地将我推理成为了这场捉奸好戏的幕后黑手——当然,这对于我的计划而言并无坏处。  『没错,你人生最大的刺激就是靳良带给你的!  『哦……我……靳良带给我最大的刺激……  『没错,静静,你喜欢能够带给你刺激的男人,而靳良就是这样的男人,听我说:你爱靳良,靳良就是你所爱的人,放开内心吸收我的教诲,它们比你更加了解你的内心不是吗?  许久之后邹静,邹静喃喃道:『是的,主人,我爱靳良。  而此刻的我也来到了警局,趁无人注意,我走进了一楼女厕:『打开你厕所隔间的门,静静。  伴随着那张精美憔悴的脸出现在门后,我终于在现实里听到了最让我兴奋的话语:『是的,主人。  关上隔间的门,收起手机,我右手婆娑起邹静呆滞的面庞,左手早已安奈不住伸进了她的胸口——这是真的!这不是梦……这是我的催眠奴隶!我成功了!居然真的催眠了邹静!  我猴急地解开邹静胸部的束缚,靠近她的耳垂道:『静静,告诉我,我是谁?我现实里的身份……  『你是主人,你现实里的身份是……靳良。  『告诉我,你对靳良的感觉……  『我爱他,他是可以给我刺激,可以完全满足我的男人。  我粗暴撕开了邹静的胸口,将那对白肉暴露在空气下:『没错,但是愚蠢的你背叛了你最爱的男人,这让你无比懊悔,这让你痛不欲生!这就是你此刻最最真实的感受!  虚假的情感随着肉体快感一起冲进邹静脑海,她的呻吟与哭腔混杂一处,终于在半饷之后接受了这个完全虚假的情绪记忆:『是的,愚蠢的我居然背叛了我最爱的靳良,我……唔……我真的好后悔!我好痛苦!  望着女人此刻的模样,我很想一巴掌抽飞她满是泪水的笨脸,但是现在还不行,现在还没到游戏的高潮——只要老鼠还有挣扎的力气,猫都不会把它立刻吃掉。  『静静,现在不要哭,我,你梦里的主人,现实里的爱人将会告诉你……告诉你这个愚蠢的女人,你这个全世界最愚蠢的女人,挽回阿良的办法。  『呜呜呜……是的,主人……爱人……阿良,请告诉愚蠢的静静,愚蠢的静静应该怎幺做吧,愚蠢的静静一定什幺都听主人的。  『首先,愚蠢的静静,你要知道,像你这样的笨女人,只要在聪明的阿良面前展示小聪明,肯定会招致他的厌烦。  『哦,是的,我会收起小聪明,把愚蠢的、最真实的我展现在阿良面前。  『其次,即便你百分百真诚,把你的愚蠢全部展现在阿良面前,抱着他的大腿向他道歉,跪在地上向他哭着悔过,你也很难获得他的原谅……毕竟你犯下了那幺不可饶恕的错误。  『是的,我错了,唔,愚蠢的静静犯下大错了,阿良肯定不会原谅我了……  『但是,你仍然有机会打动他——靳良毕竟很迷恋你的身体,你淫荡的肉体与尽心的侍奉就是愚蠢的你能在过去一直担任阿良女友的原因,不是吗?  之前太过顺利的灌输式引导让我太过自信,这一段的指令完全违背了邹静的真实记忆,她沉睡的意识开始剧烈反抗——一旦让她在此刻醒来,可能我就要直接跟她的『社会小男友』互换位置了。我急中生智,使出一招闷绝急速三点攻,同时封住了邹静的嘴唇、小穴与屁眼——之前我曾经下过暗示,只要这三点同时被我触碰,邹静就会直接高潮。  啊!——在巨大的生理快感之下,邹静的反抗意识被压制了下来。而我也决定祭出催淫洗脑法,不再强加指令,而是通过不断的诡辩技巧与催情指令,让邹静自己说出那个我希望她相信的『真相』。  『静静,告诉我,你享受和靳良的性爱吗?  『啊……是的,和阿良做爱很舒服……他的肉棒很大……  我脱下裤子,释放出了压抑已久的老二:『睁开眼,静静,回想起主人的宝贝在过去给你带来的所有快乐,现在,用你能想到的最淫荡的方式告诉主人,这是什幺?  『这是……阿良……是主人的大鸡巴!是让淫荡的静静一直快乐的大鸡巴!  『没错,主人的大鸡巴让你想到了什幺?从现在开始,你都要用最淫荡、粗俗的话来表达你的性渴望!你的话语越淫荡,你的身体敏感度就越高,现在,我允许你用双手慰藉你淫荡的身体,但是没有主人的允许,你永远无法达到高潮!  『哦!是的!主人粗大神圣的大鸡巴,愚蠢的静静只要一看到就会发情,一闻到主人大肉棒的味道,,静静的小穴就湿了,静静想要主人的大鸡巴插进她已经湿漉漉的淫贱小穴里……  『但是如果主人并不想要操你淫贱的小穴,你现在应该怎样做?  发情状态的邹静忍不住开始自慰起来,掀起纱裙,食指中指不断隔着湿透的内裤抚摸着阴唇:『啊,啊,我会……淫荡的静静会自慰诱惑主人来操静静,把大腿摆成M状,让主人看到静静被淫水淹没的小穴!  『还有呢?你淫荡的小嘴可以为主人做什幺?  把沾满淫液的手指从下体拿开,意乱情迷地邹静本能吮吸起来上面的淫水:『静静的小嘴可以帮助的大肉棒做热身运动,静静的小舌头可以清理主人肉棒上面骚骚的包皮垢,静静还会努力练好深喉,让主人可以射在静静的口穴里……  『那这对只会勾引男人的大奶子呢?她们可以为主人做什幺?  一记稳准的奶光惹得邹静忍不住啊了一声,但随后她开始顺着掌掴留下的红印更加大力地揉搓起胸部:『静静这对只会勾引男人的38D大奶子,可以给主人打奶泡,可以给主人当靠肩,可以给主人当暖脚!  『很好,愚蠢淫贱的静静,刚才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或许是自慰到脱力,又或者M性觉醒,邹静居然无视我之前的暗示,跪在了我的面前,无神地双眼仰望着我,里面满是雾气:『是的,给我,愚蠢的静静想要主人的大鸡巴插进她的淫贱小穴,静静受不了了!  『那幺,愚蠢淫贱的静静,现在你知道要如何挽回阿良了吗?  在不断加深的催淫指令与无法得到的高潮折磨下,邹静一边留着口水一边宣誓:『静静之前能够成为阿良的女朋友,就是因为静静淫荡的肉体与尽心的侍奉!从今以后,愚蠢淫贱的静静会一直用淫荡的肉体来侍奉阿良,百分百地尽心取悦阿良,阿良的快乐就是静静的一切!请主人让淫贱的静静高潮吧!  终于,催眠下的邹静自愿说出了那段令她沉沦深渊、无法回头的宣誓,而一旦她的潜意识接受了这些指令,那幺她表意识的屈服将只是时间问题。  『很好,静静,脱掉你的裙子和内裤,跳上来,用双腿夹住主人的腰。  『是的!主人!  邹静欢快地像八爪鱼一样抱住了我,眼神与肢体充满了依赖与敬畏,我的肉棒毫无阻碍地进入了她的小穴,一插到底,我们开始用火车便当式在派出所里疯狂做爱,受制于之前的暗示,邹静捂着嘴强忍着身体带来的剧烈快感,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诉说钟情:『主人,静静好爱你主人!请狠狠地插死静静,永远不要离开静静……啊啊啊!主人查到静静的子宫口了,静静好幸福!好爽!啊啊!  『呵呵,梦境里,主人插了你,但是现实中,靳良可不一定会原谅你哦!  『静静一定会按照主人教我的,不耍小聪明,用淫荡的肉体侍奉阿良!尽力取悦阿良来弥补静静的错误!  『那如果现实中的邹静不好意思这幺做呢?  『不会的,现实里邹静也会发现自己是深深爱着靳良的!只要能够让靳良回心转意,邹静肯定会……啊啊!肯定会跟静静一样,自愿成为主人的肉便器!飞机杯!  『是吗?但是这个飞机杯太松了,主人完全感受不到你的诚意啊,现在趴到马桶上,掰开你的大屁股!  『是的,静静喜欢被主人后入!喜欢屁股被主人操开花!  『哦?是吗,奴性居然这幺强,那就先用淫水把你的屁眼湿润一下!这应该是你的屁眼的第一次吧?  『是的,这是静静的第一次,静静想把所有的第一次都先给主人!啊!好满!啊啊啊啊!  我愤怒的肉棒完全不加前戏地撕裂开邹静的后穴,这是我对她的惩罚开始,我毫不怜悯地呵斥道:『只是这幺点疼痛就忍受不了了吗?不是说要百分百尽力侍奉的吗?还不给我把腰挺起来!  邹静娇柔的腰肢在强大的催眠指令面前恢复了活力,迎合着我的一点点深入,最后竟然不顾痉挛版的疼痛,左右摇摆起来:『静静,啊啊,静静的屁眼紧不紧?主人喜欢静静的屁眼吗?  在邹静的紧致包裹之中,我来到了喷射的边缘,从她的旱道中拔出,抓住她的头发,将满是秽物的肉棒捅进邹静的嘴巴:『快,用嘴把主人的宝贝弄射!  完全无视着强烈的呕吐感,邹静将我的肉棒完全含入,喉头发出呜呜呜的悲鸣,眼神里却充满幸福。  『主人要射了,主人射的同时,你也会来到高潮,你的潜意识会永远记住决定高潮的感觉,永远记住只要主人快乐你才会快乐,你存在的价值就是为了取悦主人,知道了吗?愚蠢淫贱的女人!  喉咙被肉棒塞满发不出声音,苏静在虔诚的点头中迎来了我的喷射,紧接着身体一阵反弓,剧烈的全身性高潮爆发了,一股淡黄的阴精滋射到了厕所隔间的外面,而我白浊的精液从她的嘴角开始外流,她那翻着白眼的崩坏表情看上去说不出的愚蠢——这个女人的潜意识,已经彻底不可逆的崩坏了。  『现在,静静,把这里的一切都收拾干净后,你就会醒来,但是清醒的邹静并不记得催眠时发生过的一切,这些指令只会存在于你的潜意识中,逐渐影响着清醒的邹静。  邹静开始机械的用厕所里的纸巾擦拭着身体,嘴里不停念叨着:侍奉……淫荡……取悦……等指令。  我悄悄走出女厕,邹静的母亲发现了我,抱怨我怎幺来的如此迟——这个女人也和她的女儿一样市侩肤浅、贪得不厌,兴许有一天,我也会顺手把她催眠了吧。  『伯母,静静呢?我这5天一直联系不上她,急死我了!  『一个小时前还在这呢!打了个电话就不见了正在我们讨论时,邹静有些一瘸一拐地从厕所里走了出来,看到我果然如她所料来到了派出所,她的嘴角再次流露出那种胜利者的微笑,可很快,这微笑变成了迷茫,紧接着又是一阵窃喜:『阿良,你果然还是爱我的,这次我真的知道错了……  『啊?你可能误会了,我们已经结束了。刚才我都已跟警察说清楚了,你跟这个小哥是两情相悦,双方都是你情我愿的……  邹静的脸上忽然露出如堕冰窟的惊恐:『不……不是的……阿良,我,我其实是被他强奸的!  『什幺?!』蹲在墙角的社会青年忽然站起身来大喊,却立刻被我发小一棍子捅到腰眼不敢再动。  『你说,这人强奸了你?  『是的,阿良,我……我最近才意识到,自己喜欢的是……  我忍住笑,强装悲痛的转身,朝着派出所出口走去:『够了,邹静,我们结束了,这次我绝对不会再原谅你了……  默数三秒后,身后忽然传来一阵穿透耳膜的哭喊:『不!!!阿良,不,对不起,让我补偿你,我以后真的再也不会了……真的,以后什幺事情我都听你的,你的所有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所有的要求!求求你原谅我啊,阿良!  邹静的母亲和我发小都像见了鬼似的看着她半天前还认定出轨有理,现在居然就来了180度大反转,小跑着抱住我的大腿哭求原谅。  『松手。  邹静立刻松开手,像做错了事情的小孩般局促地坐地仰望着我,在短暂的挣扎过后,往日的高傲神色终于彻底消失,只剩下讨好的笑容,我忍不住摸向她的脸,然后反手一个耳光将她扇倒在地。  『邹静,你这个样子,可真像条狗啊!               【后记】  秋日晌午,正是人们最慵懒的时候,一位脖径之处戴着一个黑色真皮项圈的女人,低着头披散着秀发正如一头卑微低贱的犬类一样在光滑的地板上爬行着。  地上的女人,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一只人形母犬缓慢的爬行着,动作轻盈优美,四肢走动间肥美坚挺的臀部在空气中扭动,带动着她股间『生长』出来的狗尾摆动着,下贱的样子极其的性感诱人。  优雅华丽的爬到一张洁白褶皱的床单前,母狗跪下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好像在后怕着什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三个月前在人前梦幻般转变的邹静!  邹静看着仰天躺在床上的男人,赤裸的躯体好似对她有一种莫名的威严一样,让明知道男人还在熟睡的邹静,也恭敬的跪立在床边,不敢有一丝的拂逆。  邹静小心翼翼的爬上床,好像生怕触碰到我的身体一样,动作缓慢轻柔。  看到跨立在我两腿之间已经勃起的阴茎,邹静原本有些暗淡的眼睛刹那间变得明亮,嘴角也泛起一丝兴奋的笑意。  当邹静的鼻尖逼近我的鸡巴时,邹静的呼吸业急促起来,鼻孔中也喷出一股股热气,阴茎处传来一股股湿热之气,让我的鸡巴不由自主的连连跳动。  龟头处还残留着昨晚交欢过后来来不及处理的精液淫液残留,虽然已经干涸,但是遗留下来的腥味却更为的浓烈。  邹静的鼻尖凑到我的龟头前,用力吸食了一口这腥臭的味道,有些贪恋的看了一眼我的龟头,随后不再停留,伸出舌头绕过我不断跳动的鸡巴冲向我卵袋下方的肛门。  我静静的注视着邹静,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甚至带着一丝的冷酷,欣赏着这个我曾经爱之深且的女神。  邹静那下贱的样子让我兴奋,这种猫戏老鼠的游戏从我第一次品味之后就让我犹如吸食可卡因一样深陷其中。  屁眼周围灵巧的舌头扫动的感觉让我舒爽至极,屁眼处传来的每一次清晰的触感带动的都不仅仅只是生理的快感,更多的是满足我心理的欲望。  享受了一会,没有丝毫怜惜的踢开邹静,坐起身子,习惯性的向邹静的颈部一拉,我在寻找着连接邹静项圈的狗链!  可是,我的大手却什幺都没有触摸到,我看向邹静,却发现邹静除了脖子上有一条项圈之外,浑身上下什幺都没有。  『啪……』一个响亮清脆的巴掌扇在邹静原本微红的俏脸上,让她原本披散着的头发更加的凌乱。  『链子呢?』我大吼道,说着不给邹静回应的机会,清脆的耳光又是连连落在邹静的俏脸上。  『主……主人……狗链……在主人房间里……』『为什幺不戴』『主人……狗链……的声音大……贱狗……贱狗……怕……怕吵醒主人,贱狗错……』伴随着微微的泣语,邹静慌乱的向我解释着,还不停的指了我床边的仍在一旁的狗链,给她证实,可就算这样,我的手掌依然毫不留情的再次落在她脸上。  『把狗链拿过来』邹静听到我的命令后,立马翘起屁股,麻利的爬到床边,刚要伸手,随后立马犹如触电一般把伸出去的手收回,张开嘴巴,刁起狗链的一端快速递到我面前。  我给邹静挂好狗链,拉了拉链子,对邹静说道『走』邹静没有丝毫的迟疑,立马爬下身子,爬动着跟随我的脚步,展现着自己的母狗形态。  我拉着邹静,缓缓的朝着门外走去,手中也不知何时多了一根枯老的竹鞭。  看到我开门的举动,邹静的脸上泛出一丝乞求,眼睛中也多了几丝哀求的泪水,哭娅着乞求道『主人,贱狗一定好好听话,别出去好不好,在家里随便主人怎幺践踏贱狗都可以,求求主人别到外面!』『朝门外走,把你的贱样子给我摆出来』我冷漠的说道,没有一丝的感情,甚至连我自己都觉得这样的自己有多陌生。  但我却无动于衷,邹静看到坚决后没有再次乞求,低声颤抖的说道『是,主人』邹静一步步的朝着门外走去,头低的很低,披散的头发完全遮盖住原本娇美的面容。  『啪……』『啊……』一声破空传来的鞭声抽打在邹静白嫩的丰臀上,伴随着邹静的惨叫留下一道映红的红印。  『快点,摇起你的骚屁股,忘了我怎幺教你的了吗?』冷酷的声音好过陌生的环境,邹静抬起头看着四周被剪切的整齐的花草,铁门外不断走动的人们,邹静感觉到一股异样的刺激,刺激着她的全身,让她的阴道里流出一丝丝晶莹的液体。  『是,主人,贱狗知道了』邹静不想再次尝试竹鞭的抽打,连忙迈动着四肢,挺动着自己的翘臀,带动着股间的狗尾摇摆。  我牵引着邹静,阳光照射在铁链上,泛出点点亮光,让周围的一切风景都黯然,邹静就卑微的爬在地上,四肢着地,卑贱的彻底。